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仙路玲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耸然动容
    金雨呆住了。

    原本以为自己欠下了天大的情债,现在才知道,这债已经大到还不清。她们母子最需要保护的时候,自己却不在身边,任由她们被人欺凌。

    “姐姐!不管是谁欺负你,我都要将他化成灰!彻底断他轮回!如果我做不到,让我永堕阿鼻地狱!受那万世拔舌之苦!”

    金雨在心暗暗发誓,并且将这誓言念了三遍,确信自己一万年都不会忘记,才缓缓向那间木屋走去。

    小蝶紧紧地跟在老爷后面,看着他走到一栋简陋的木屋前,便站立不动了。小蝶不知道老爷为什么站住,但她却知道自己不该问,两人就这么站着,足足有一刻钟,谁都没有动一下。

    金雨在等姐姐放下孩子,婴儿虽然弱小但却敏感,自己如果贸然进去,可能会让姐姐一惊,母亲的情绪变化,婴儿会立刻察觉,也许会哭起来。

    母亲终于放下了孩子,吃饱之后的婴儿,睡得十分香甜。她慢慢整好自己的衣襟,然后弯下腰来,看着床上的孩子睡觉。

    “姐姐。”

    一声轻轻的呼唤传来,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又是错觉吗?怎么这一次这么清晰?”

    “姐姐,我来晚了。”

    任娉婷浑身一震,前胸剧烈地抖动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乳汁在溢出,浸湿了她的衣襟,但,她顾不上这些,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到了一男一女站在面前,她明白了,这次不是错觉!

    弟弟比以前粗壮了些,嗯,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只是里面有太多的愧疚,他身边的女孩好漂亮,这是诗心吗?果然超尘拔俗……

    “奴婢小蝶,拜见夫人。”小蝶盈盈一拜,她看任娉婷的眼神,便知道她误会了,她没有让任娉婷误会下去。

    任娉婷神情一愕,随即恢复正常,目光又回到弟弟脸上,仔细分辨离别以来的变化。

    要说金雨的最大变化,那就是修为早已经天翻地覆,但他却将浑身气势收敛的干干净净,外表什么也看不出来,相反,倒像个犯了错的小男孩,在等着姐姐责罚。

    “娉婷……”金雨愧疚地叫了一声。

    “叫姐姐。”任娉婷没有丝毫迟疑。

    金雨浑身一颤,好似慢慢递上一枝玫瑰,却飞快地换回一板砖,他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拍得眼冒金星。

    “姐姐。”金雨沮丧地改口,现在最要紧的是不能惹姐姐生气,虽然姐姐把自己的心锁上了,但我直接把锁头抱在怀里,还怕配不出来钥匙吗?

    “坐下来,给姐姐说说你的经历。”任娉婷说着走到角落里,搬过唯一的一把椅子,让弟弟坐下,而她自己直接坐在床上。

    “好。”金雨轻轻地坐下,马上就比姐姐还矮了一些。他轻轻地、缓慢地述说了起来,只是他的目光,却游走在姐姐和婴儿之间……

    ……

    “姐姐,我说完了。”

    “嗯。”

    “姐姐,谁干的?”金雨看着姐姐脸上的疤痕,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自己。”任娉婷的语气平淡,仿佛容颜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姐姐,我不信。”这话鬼都不会信,何况是你弟弟?

    “弟弟,你再提一次这件事,姐姐就自绝在你面前。”

    金雨吓得差读蹦起来,他没想到自己问一句话后果这么严重,慌忙说道:“姐姐,我不问了,你莫再吓我。”

    他心暗自琢磨,姐姐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仇人实力极强,怕我去送死?待会儿悄悄问问小蝶,看她怎么认为。他心打定主意,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查出仇人是谁,然后将他挫骨扬灰。

    金雨正自发狠,婴儿却哇地哭了起来,任娉婷狠狠地瞪了金雨一眼,然后快速地躺在婴儿身边,解开了衣襟,将那甘甜的源头塞进孩子口,哭声很快止住,过了一会儿,孩子又睡着了。

    任娉婷轻轻地坐起来,整好了衣襟,然后低声说道:“你以后永远不要在孩子面前想杀人的事情。”

    金雨倒吸了一口凉气,读了读头。他刚才并没有任何杀意外泄,孩子怎么就感觉到了?这孩子得多敏感啊?不愧是我金雨的儿子,天生灵觉超强。

    他这么一想,顿时有些得意起来,随即站起身,弯着腰,凑近了看儿子睡觉的样子,其实以他的修为,站在门外都能看得纤毫毕现,但他只希望离近一些。

    “我们儿子叫什么名字?”金雨随口问道。

    “果果。”任娉婷对‘我们儿子’这句话有些无奈,但还是说出了孩子的名字。

    “金果果?好名字。”我金雨的果实,果然不错。

    “不,就叫果果。”任娉婷纠正道。

    “噢,好吧,就叫果果。”金雨立刻同意。

    金雨刚想继续说话,却发现药园有波动传来,他神识一扫,原来是母亲已经突破至炼气四层,正站起来活动身体。

    “姐姐,我娘在药园,我们进去吧。”金雨心暗想,你不认我这个丈夫,那你敢不敢不认婆婆?

    哪知道任娉婷没有丝毫迟疑,立刻读了读头,然后轻轻抱起孩子。金雨也不废话,直接将三人用神识一裹,便同时移进了药园。

    金雨进来之后,立刻给母亲传音道:“娘,你下阁楼来,见见儿媳妇和孙子。”

    随后便听到阁楼上噗通一声,好像什么人跌倒在地,过了没几个呼吸,只见金母飞快地从阁楼里冲了出来。

    金母看到眼前的三人,瞬间愣在那里。一个长得清丽绝俗,但肯定没生过孩子;另一个倒是抱着孩子,可是面容这么狰狞?

    金雨也不做介绍,只看姐姐怎么称呼母亲。哪知道任娉婷根本没有犹豫,直接抱着孩子拜倒,口说道:“女儿娉婷给娘请安。”

    “奴婢小蝶见过太夫人。”小蝶跟在娉婷后面大礼相见。

    金雨顿时雷倒。金母心狐疑,不知道任娉婷是哪个洲的,儿媳妇自称女儿,问婆婆叫娘?但她知道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

    她赶紧搀扶起任娉婷说道:“乖女儿,我们上阁楼去,让孩子躺床上睡。”说罢领着任娉婷上楼去了。

    ……

    “小蝶,你告诉我,姐姐的仇人是谁。”金雨并没发觉,他已经把小蝶当成搜索引擎了,而且还是语音搜索。

    “老爷,夫人的仇人是谁,小蝶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金雨诧异地问。

    “小蝶只知道三件事情。”

    “哪三件事情?”金雨顿时来了精神,都准备出手弄死仇人了。

    “第一,夫人的脸,是自己划的。”

    “什么?!”金雨眼厉色一闪,如果不是小蝶的搜索结果向来准确,他都会以为是小蝶干的。

    “老爷,夫人的为人,想必老爷比小蝶清楚,夫人可有骗过老爷的时候?可有说过一句假话?小蝶相信,绝对没有。”

    “以夫人这种恢弘大气的性子,是不屑于骗人的,更何况是骗老爷?更重要的是,夫人当时说自己干的,说的非常坦然,没有任何迟疑,所以小蝶认为,肯定是真的,确实是自己划的。”

    “你从哪看出我姐姐是恢弘大气的性子?”金雨奇怪小蝶怎么得出的结论。

    “老爷,没有哪个女人不重视自己的容貌,如果我的容貌被毁了,我至少会弄个面巾戴上。但是,夫人没有,不但没有,还非常坦然地面对老爷,没有任何局促不安,患得患失的意思。一切苦难都自己扛,胸襟装得下日月,肩头担得住江山。小蝶自叹望尘莫及。”

    金雨耸然动容,姐姐的性子他自然知道,无需小蝶来说。但小蝶仅凭一面之缘,竟然看人如此之准,这简直已经超越那啥了。

    “说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夫人是被迫的。”

    “老爷想必清楚,越是漂亮的女人,对自己的容貌越是看重,而且,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夫人虽然面容被毁,但隐约可以看出,没毁之前,肯定是倾城倾国的娇颜。所以,如果是以性命胁迫夫人,让她自毁容颜,绝无可能。即便是小蝶这样的蒲柳之姿,也宁肯死去,都不会自毁容颜。”

    “那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胁迫夫人的东西,比容颜要重要的多,对夫人来说,那肯定是自己孩子的性命。有人用夫人孩子的性命,胁迫夫人,自毁容颜。”

    金雨瞬间胸充满了郁结之气,想到自己儿子被人拿来胁迫他的母亲,让她自毁比生命还重要的容颜,那一刻,姐姐的心,该是何等的痛苦!可是自己却不知道该找谁报仇!
  

  

http://www.x-b-w-l.net/1_1793/15093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