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玄幻小说 > 无上绝天神 > 妈妈躺在同学的怀抱 - 和强壮小伙子爱了一晚上
    “咻!”一声清响在神域的空间某处突然响起,只见一道火红光影以极快的速度划过空间直奔万朝星而去,其速度之快甚至扭曲了空间,在其经过的途中留下一道扭曲的空间尾迹。

    “嗖!”一声巨响在火红光影离去仅仅数个呼吸之间便有一道黑色光影紧追而至。

    画面拉近,只见那一黑一红两道光影内有两个人影,那黑色的光影之中的人浑身散发着强大而邪恶的气息,就是只观其气息明眼人一看便知其是一位原阶的超然强者,而那道火红光影则是一位比他低一阶的元阶强者,但那位元阶强者的身影却有些虚幻,看样子应该是一灵魂体而非肉身之躯。

    两位强者等级之高在整个万朝星都是罕见之至,更不用提是两位强者同时出现。而像现在这种一追一逃的情况更是万年难遇。

    在这万朝星的修仙者境界划分中从低到高分别是:感应境、吸纳境、凝丹境、人阶、鬼阶、妖阶、道阶、将阶、王阶、皇阶、帝阶、仙阶、神阶、圣阶、地阶、海阶、天阶、虚阶、元阶、原阶。

    在这些等级当中感应境、吸纳境、凝丹境被称为筑基三境,人阶到帝阶为练气境,仙阶到原阶为修仙境。而在这修炼一途中能达到元阶的修仙者本身已经是罕见之至,那最高等级的原阶修仙者更是在浩大万朝星之中也仅有十人而已。虽然原阶与元阶看上去只有一阶的阶别差距,但两者的实力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强者都有着自己的傲气和智慧。一位原阶的强者一般不会放下身段去追杀一位元阶的修仙者,一位元阶的修仙者一般也不会傻到去招惹一个原阶的强者。而且再算上元阶与原阶强者的数量之少,可见要是让两者同时出现并作为对手的偶然本身就不存在。不过要是这两者并非都是万朝星的修仙者,也许就说的通了。

    前面火红光影飞快逃窜后面黑色光影紧追不舍。不一会的功夫黑色光影已经接近火红光影万米之内,只见黑色光影之中的人一指点出庞大无匹的神力长河掀起滔天的能量巨浪划过虚空直奔前方的人影而去。那人见状也知道在漫天的神力长河之下是躲避不开的,所以也是急忙回身一掌拍出,顿时形成数百万丈大小的神力巨掌直奔神力长河而去。

    “轰!”一声震撼天地的巨响,巨掌与长河轰然相撞,只见那两股神力冲突的周围空间传出阵阵哀鸣,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在暴乱的神力蛮横的冲撞之下不断显现。

    虽然两股神力冲撞产生的气势恢宏,但是怎奈何两者实力差距巨大,巨掌只坚持了数个呼吸便在神力长河的冲击下消散而去。

    而那人显然也没奢望用一招就能化解由一位原阶强者施展的无匹杀招。那人见巨掌溃散了之后便将早已准备好的神力光盾来抵御迎面袭来的凌厉长河。

    只见那人一挥手原本半人高的的光盾便化为横亘天地的坚实屏障,让人一眼看上去有一种坚不可摧的坚实之感。

    “轰!”又是一声巨响长河与光盾在瞬间相撞,仅仅这一瞬间的接触已经让一位元阶强者全力凝聚的光盾布满了裂痕,原本坚硬无比的光盾仅仅的数秒之内就已经破碎。

    突破了光盾的长河犹如溃堤的洪水再也没有了任何阻拦,庞大的长河直奔那人而去,同时在那人绝望的眼瞳中将他吞没。

    “啊!”一声惨叫传出,长河划过虚空如同流星一般消失在天际,而之前那道人影就像大海中的贝壳一般,在海浪的潮起潮落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方空间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唯有空间中还未完全平息的能量悸动好似海潮退去后沙滩上的湿痕还无言的见证着之前的潮起潮落。

    看着逐渐平定下来的空间,黑色光影中的人也是逐渐将光影褪去,显露出来的人是一位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黑袍男子眉目之间有一种怒意,浑身散发着一种杀气,眼中闪烁着精光有一种豺狼般的凶狠和贪婪。

    当海浪潮起潮落将海边的贝壳卷走,黑袍男子好像就是那银河大海之中的礁石矗立在那里岿然不动。

    黑袍男子环顾四周,眼瞳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不放过空间中的任何细节。

    突然间就在一处用肉眼看上去与其他的空无一物的空间并无差别的地方黑袍男子停下了搜寻的目光,嘴角浮现了一抹嘲讽的微笑。就好似老练的猎人识破了濒死的猎物垂死挣扎的躲藏。

    黑袍男子以略带嘲讽与不屑的口吻说到:“星辰神皇你好歹曾经是一大星球势力的最强者,作为曾经我们魔王大人的对手,如今却是在万朝星外围虚空躲藏两千余年。现在见了我这个老朋友却落荒而逃,而且还用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来躲藏,真是有损你一世英名啊!既然这种小伎俩没用为何不现身来和老友一聚?”

    黑袍男子说完片刻后,那一方空间中突然射出一个火红色的光球直奔黑袍男子而去。

    “哼!”一声轻蔑的哼声从黑袍男子口中传出,而他却未使用任何神技甚至连神力都没有动用,只是光凭肉掌就将光球接下,一掌将其捏爆了去。

    “哈哈……难道一代神皇就真的这样束手就擒了?我还想你能有些更有趣的伎俩来娱乐我呢,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黑袍男子讥讽的说到。

    “哈哈…我使的确实是骗小孩的伎俩,但这是为你量身打造的,正是要骗你这样傻得可爱的小孩!”

    只见那片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被撕裂出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那个被黑袍男子称为星辰神皇的男子从中缓步走出。

    星辰神皇身着朴素的白袍,面容俊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最引人注目的是无疑他的眼瞳,他眼中好似有星辰光芒闪烁,星辰之中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反而有一种深入人心的温柔。他有着与他的面容不相符的如霜雪般的白发,不过这并未让他显得苍老威严,反而给予他人一种亲近柔和。

    这温柔俊朗的外表与亲和气质没有因为灵魂体的缘故而淡化,但在仔细观察之下那亲和之中却隐藏着一种常人难以察觉的冰冷。

    黑衣男子脸上的笑意逐渐隐去,脸色也变得铁青起来。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星辰神皇在发出如此孱弱的反击之后本应该已是黔驴技穷准备等死的猎物,谁成想他还能谈笑自若并对他的嘲讽进行反击,一点也没有闭目等死的神情浮现。

    这种反差实在是让本身已经代入猎人角色当中的黑袍男子有些无法接受,只见黑袍男子略带愤怒的说到:“死到临头了还装模做样,我看我是应该早点让你上路好让你明年的忌辰早点到!”

    黑袍男子话音刚落还未有所动作的时候,倒是迎面一箭飞来,看样子反而是神皇先下手为强。飞箭犹如蟒蛇扑食一般带着清响以极快的速度向黑袍男子袭来。

    一种不耐烦和不屑的情绪涌上黑袍男子的心头,只见他伸手探出五指成爪想像上次抓光球一样把它抓在手里。就在他即将要将飞箭抓住的时候,那飞箭就好像是真的蟒蛇一般灵巧机敏,在即将被抓住的时候突然加速,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和几乎不可能的弧度从黑袍男子的指尖溜走了。这种变化让人始料不及,当黑袍男子在震惊之中急忙想再反手将它抓住的时候,飞箭早已在神域的方向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哈哈…星辰神皇我看你不是束手就擒而是老糊涂了!”在面对这个意外黑袍男子一愣后倒是不气反笑。

    “哈哈…”

    面对这意外后本应该是一个人的笑声,但是黑袍男子笑着笑着却突然听到了神皇也跟着笑了起来,顿时就给这一方空间增添了些许诡异的气氛。

    “你笑什么?莫非你疯了不成?”黑袍男子震惊的问道。

    这倒不是黑袍男子故意的讥讽而是真心的发问,因为死到临头了还做着一些幼稚的行为,甚至因此发笑,他有理由不得不怀疑一代神皇是不是在两千多年的躲藏之中精神失常了。

    面对黑袍男子的问话神皇恍若未闻反而笑得更欢了。

    “够了!”黑袍男子一声怒吼引得周围空间震颤不已。

    这世界上胆敢对他说的话无视的人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使是在魔王大人那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但是此时此刻就是一个已经被他在心里认定为待宰的羔羊、束手就擒的疯子的人竟敢如此猖狂,这不免让他心中大怒。

    见状如此神皇也是笑声渐止。但他还是带着一抹仿佛粘在他脸上的有些玩味的笑容说到:“是吗?你认为我疯了?也许是你傻的有趣!”

    “你找……”话还没说完原本一股涌上心头的冲天怒意瞬间烟消云散。黑袍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顿时有一丝不安的怀疑和惊异之情逐渐浮现心中。

    “难道…”脑海中惊疑思绪让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手掌。

    (未完待续)
  

  

http://www.x-b-w-l.net/142_142836/42989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