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玄幻小说 > 这个家族要崛起 > 啊…啊再快一点肖战 - 女说哦男说否啥意思
    邢妈妈心里这么想,面上却笑意不减,说道:“那是再好不过,家姐早几年还说向几位老夫子讨教讨教呢!”

    呵!邢红玉都搬出来了,洛九玄心说,望月楼这次是志在必得!

    望月楼是邢红玉一手所创,经营不过三百年,已是大陆十国数一数二的地下势力。

    驯养死士,埋伏眼线,经营消息,开设豪局。

    参与暗杀,也负责保护。开设妓院,也渗入军中。经营人间,也北入妖族。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望月楼办不到的。只有你出不起价的,没有望月楼里买不来的。

    许是羽翼渐丰,望月楼近些年,已由地下转至地上。

    世家大宗也不避讳,纷纷成了它的座上宾,就连各国皇室,许多办不到或者不方便办的事,也交由他们来办。

    月临人自老,望月更长生!洛九玄想了想,还是挤出笑脸,拱手说道:“邢楼主近来安好?”

    “一大堆糟心的事,哪里好得了?你瞅瞅,这一张张嘴,哪个不得伺候好?咱姐们就是下贱的命,活该一辈子操心!”

    邢妈妈闺名红妆,说起话来却大大咧咧,毫不娇羞,说着说着竟先把自己感动了,硬是挤出了两滴泪珠。

    赵无回个王八蛋呢,望月楼是你赵国的,真算一家,那也是你俩一家!洛九玄弄不过邢红妆,就把气撒在了赵无回身上。

    他深吸口气,笑道:“你家小王爷赵无回离得不远,有他护着,妹妹们定然无恙。”

    “别提他,提起来就来气。”,邢红妆话未说完,一把拽出身后的姑娘,破着嗓子喊道:

    “这个贱骨头,死乞白赖跟着他,从赵国追到吴国,又从吴国追到梁国,姓赵的看她一眼了吗?”

    那姑娘眉心有痣,英气勃发,正是揽月楼的头牌无月。

    洛九玄明知她十句话里八句不能信,眼下却无可奈何,只能略一点头,冲无月问了声好!

    “妈妈,都是女儿命苦,怪不得无回!”无月轻声道。

    真能演!你俩去找赵蛮子演,盯着我干嘛?老子真是倒霉!洛九玄烦闷难当。

    倒霉的洛九玄不知道,赵无回也很倒霉。

    他没能拦住秋月白天清一爆,眼看着她化作点点流光,四散而去。

    他发了疯的乱追,终于迷失在错综复杂的暗道之中。一直转到深夜,流光一个未能追上,自己却再也走不出去。

    暗道里茫茫多诡异的生物,见到生人,全都不要命的生扑,任他修为再高,熬到现在,也有些力不从心。

    好容易杀退一波,正准备调息片刻,就见一道白影疾冲而来。

    那是一条手臂大小的白蛇,虚虚渺渺的应当是个元神。

    找死!剑人随手劈了一剑。

    剑气一出,剑即归位,这条蛇已无生还可能。

    谁曾想,疾如电掣的剑气竟被白蛇张嘴一吞,尽数咽了。

    有意思!剑人站起了身,挺直了腰,准备赏它一记劫字剑。

    “慢来!”后面有人喊道,气喘吁吁的,像在疾跑。

    白蛇迎了上去,剑人也坐了回去。

    来的是个瞎子,眼罩白布,看样子二十上下。

    “兄台,多有得罪!”瞎子走上前来,拱手说道。

    剑人嗯了一声,没搭话。

    “小小白脾气不好,我教育了几年,都改不了它的臭脾气。子不教父之过,小小白虽不是我的孩子,却也差不多。

    兄台若有怨言,只管骂我几句,我绝不还口。不过这事跟我家人无关,兄台骂我就好,请勿多加牵连!”

    赵无回皱了皱眉,心说什么小小白,莫非还有小白、大白、老白不成?

    他猜对了,瞎子还真有一条狗叫小白,狗的母亲叫大白,另有一匹公马叫老白,养马的马夫也叫老白。

    “兄台在生闷气?这可不好!气淤于心,于修行不利,对身体也不好。时间久了,非憋出毛病不行。”

    瞎子是个话唠,叨叨没完!

    “外面斗得凶,还是这里安全。”瞎子又来一句。

    赵无回心说,老子杀了半天,前面尸骨满地,血流成河,你看不见才这么说!

    “小小白,你快回家,我也得赶紧回家,再不走,命就没了。”瞎子虚拍两下肩膀上的白蛇,轻声说道。

    名叫小小白的白蛇,摇了摇头,不肯离开。

    “也罢,我再送你一程!”瞎子叹口气,迈步又往里走。

    走出两步,进了血滩。

    “唉!好多血,有得受了!”

    瞎子再叹一声,脚下的鲜血在叹气声中快速消失。

    赵无回摸了摸剑柄,又放下手去。白蛇吐了吐芯子,像在嘲笑,又像在挑衅。

    剑人砍了半天,也只往里走了不到一里。瞎子步履蹒跚,要不大会,也走了很远。

    剑人心说,瞎子有门道,竟然不招怪物!盲有盲道,跟着他,说不定走得出去。

    想罢,急忙起身跟上,未曾想刚走几步,旁边又扑来一堆怪物。

    当下一记剑断八方,劈碎了怪物,才大喊一声:“兄台留步!”

    瞎子听力好,闻言又折了回来。

    “兄台想好了,要骂我一顿?”瞎子是个死心眼。

    “我迷路了。”

    “兄台大可一剑劈开此山。”瞎子笑道。

    “剑势未成。”剑人永远惜字如金!

    “哦,原来还要聚势!随我走吧,慢慢聚,多聚些。”

    “未请教?”

    “我姓顾,名叫唯谨,家住灵云山,排行十七!这是小小白,是我的朋友。”

    “顾怀谨是你九哥?”

    “你认识他?跟你说,九哥可了不起,他读的书,比我吃的饭都多。”

    “他叫我多练说话。”

    “是该练练,要不是我听力够好,都听不清你说些什么。”

    两人边走边说,赵无回有一句没一句,顾唯谨却有说不完的话。没什么干货,大多都围绕着灵云山上下。

    小白说的最多,公马老白其次,再之后是大白,小小白,五姐,九哥,八姐。

    听得出来,小白在他心中地位最高,九哥只能排在白蛇之后,比五姐还差了一位。

    行走间,就听唰的一声,小小白冲向了旁边一处漆黑狭小的暗道。

    “跟上!”

    顾唯谨话音未落,赵无回已没了踪影。
  

  

http://www.x-b-w-l.net/137_137524/40699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