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玄幻小说 > 殇天之心 > 年轻人玩核桃折寿 - 手放在两人的交合处
    凌雷心里一阵感动,跟着又一阵难受,这些人也只是练了几天武技,在这群修行界高手面前,直如蝼蚊一般。虽然明显看出众人神情上的害怕,但却并不退缩。

    叶菊兰平时在百拙派眼睛几乎就是长在头顶上,根本看不起这些普通人,也从不与这些人招呼,而此时看着这几人,眼里难得透露出柔和,也闪动着其它莫名的光芒。

    凌雷立住身形,刚想再说什么,突然天空极速暗了下来,几人脸色一变,紧接着一道道极为耀眼的白光崩射出来,耀眼的光球远不只一个,仿佛千千万万附着在防御阵上,凌雷急忙双手捂住了振儿的眼睛,而那几个趟子身则痛苦的弯下腰去,就算他们闭上眼睛,再用手捂住,可依然感觉耀眼之极的光芒涌入眼中,痛苦之极。

    伴随着白光,一道轻雷如爆豆一般密集响起,并且越来越响,震的几名趟子手眼里、鼻子里均已经流出血来,密集的轻雷如琴弦一般越来越高亢,越来越短促,凌雷紧紧抱着振儿,努力打出一个防御结,勉强护住自己二人。

    叶菊兰修为要比他高许多,也打出一个隔音的防御结,将凌紫云护在其中,同时尽可能的将几名趟子手也尽可能的罩了进来,空中如天崩地裂一般,几人苦苦支撑。

    凌雷脸色非常难看,带着振儿努力向屋里挪,因为他挂念着凌驼明,怕父亲支撑不住,但还没挪几步,天空中的轻雷慢慢轻了下去,众人抬头看去,防御大阵外围好象罩了一层银衣,正迟疑,突然一声劈天盖地的巨响,同时一股莫大的气浪直扫过来。

    凌雷、叶菊兰如狂涛巨浪中的小舟,风雨飘摇,几名趟子手直接昏了过去,振儿虽然有凌雷护着,却依然感觉心里恶心异常,难受之极。

    气浪似乎只有一股,但威力极大,百拙派的房舍倒了一大片,而林一笑布置的防御大阵虽然强大,但凌骆明受伤使其缺少了主阵人,所以最厉害的几种杀阵手段根本无法施展,坚持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被对方破去。

    叶菊兰此时已经无法顾及别人,拼命施法护住震儿与凌紫云,风浪过后,八道身影有如鬼魅般从面前显现出来。八人面色均很难看,其中有二个更是衣裳不整,叶菊兰的瞳孔迅速的缩紧,因为此时丈夫凌雷不知怎么已经被一青袍老者劈胸抓在手里。

    百拙派众人均不知凌雷是何时落到对方手里的,想来是阵法一破,对方立即出手,凌雷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即失手被擒。

    青袍人看样子恼怒之极,一只手抓着凌雷,目光却冷冷的看着叶菊兰等人,叶菊兰两只手紧紧按住儿子与女儿,防止他们冲动,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对面八人。

    凌雷虽然被擒,但表情却很冷静,两人目光相对,多年的夫妻使叶菊兰明白丈夫眼里传递过来的,是要自己冷静。

    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比较平静,但叶菊兰心里却是冰凉的,林一非等人到现在还没回来,显然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就是被对方给设计拌住了,而自己一家人已经到了别人案板之上,即便林一非等人赶回来,估计九成九是要给自己一家人收尸了。

    青衫人冰冷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下,看样子眼里流露出一些失望,似乎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收回目光,看着被抓在手中的凌雷,脸上流露出一丝狞笑,目中寒意更甚。

    凌雷心里暗叹一声,看样子对方要对自己下毒手了,心中难受,目光装作无意间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与女儿,最后目光在叶菊兰身上略一停顿,就快速移开了。

    夫妻二人目光短暂相对,叶菊兰心中一颤,丈夫生死当前,眼里传过来的却是温柔与歉意,对自己的生死却似并不挂心。

    看着丈夫的眼神,叶菊兰觉的心中一恸,虽然尽量保持表情的平静,但身躯却微微有些颤抖,目前的境遇,自己不动其实是在等死,如果自己冲上去,恐怕只有死的更快。凌风站在另外一侧,表情也沉重之极,虽然凌雷落到对方手里,却也不敢乱动。

    青袍人眼里的寒意越来越浓,左手抓住凌雷向身前一带,右手却银光闪烁,显然就要动手,这时,站在青袍人后面左手边有一绿袍人眉头轻皱了一下,温声喝道:

    “老七!”

    青袍人神情一顿,但目中杀气却不曾稍减,冷冷盯着凌雷,脸色极为阴沉。

    “到底是谁伤了大自在公子?”

    百拙派众人顿时明白过来,这些人居然是传说中的云中八子,大自在的是师父,而前些天大自在就是伤在林一笑等人手中。

    叶菊兰脸色更加发白,目光落在丈夫脸上,欲言又止,云中八子的护犊修行界可是出了名的。

    凌雷目光再次快速扫过妻子,眼中流露出坚决的神情,虽然被青袍人抓在手里,但仍努力挺了挺胸,神色显的很是平静。

    “你要杀就赶紧动手吧,我没什么好说的。”

    叶菊兰大急,明白丈夫倔劲又上来了,按她的意思,把林一非等人说出来,又能怎样?反正迟早是瞒不过对方,就算你凌雷抵死不说,百拙派还有不少人,以对方之不择手段,定然能问出来,即便退一万步,在百拙派问不出来,可对方到蓝箭门,一样能打听出来。

    何必为这点不重要的事把命送掉,想到这点心中愈发着急,见丈夫不语,叶菊兰就想张嘴,代丈夫回答对方的问题,突然间凌雷似有所感,转头目光射向自己的妻子,眼神凌厉之极,随即一闪而过,目光依旧平淡的望着青袍老者。

    叶菊兰心里又气又急,自己年轻时,就是凌雷的那份倔强深深的吸引着自己,而结婚后还是那份倔强,却慢慢让自己变的不以为然再到厌烦,而如今生死关头,凌雷居然倔强依旧。

    几十年的夫妻,她明白林一非等人在凌雷心中的地位,也明白如若没有林一非,百拙派早被蓝箭门给摆平了,凌雷、凌驼明父子心中,林一非几乎如神一般,所以青袍人问谁伤了大自在,凌雷抵死不说,在他心里,自己说出了林一非等人的名字,就仿佛是一种出卖。

    凌雷与叶菊兰之间的小动作其实并没有逃出云中八子的眼神,但青袍人却看都没看叶菊兰,在他们眼里,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既然都得收拾,就一个一个来。

    看着对方的倔强,青衫人眼里流露出讥笑。接着神色闪动,流露出一丝冷笑,一丝残忍。

    凌雷表情平静之极,迎着青袍人的目光,平静的看着对方,眼神无丝毫躲闪及畏惧。

    青袍人目光一顿,眼里流露出一丝意外,接着寒光闪现,脸上流露出一丝狞笑。

    “小子,你好像很有骨气的样子。”

    虽然脸色骇人,语气却出奇的平淡。青袍人将头向上扬了扬,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但我见到所有所谓有骨气、想逞英雄的人,在我手里都变成了狗熊,爬在地上向我磕头求饶……”

    凌雷完全能感受到对方目光里传过来的藐视,而令青袍人很厌恶的是,眼前这个修为低下,平时给自己提鞋恐怕都不配的人,眼里传过来的神色具然是不折不扣的嘲笑,而且是如此的毫不掩饰。

    青袍人并没有露出丝毫怒火,而是阴阴的一笑,口气依然平淡。

    “小子,如果半个时辰之后你还这么有骨气,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凌雷神色依然不为所动,但目光炯炯的望着对方。

    “既然前辈要打赌,晚辈自然奉陪,不过,如果晚辈侥幸赢了,界时前辈依然可以将在下随便处置,但请前辈几人放过其他人。”

    听到丈夫居然说出这话,叶菊兰身躯不由的一震,虽然一家人依然处于生死边缘,但意识却仿佛瞬间回到了多年之前,自己年轻初闯修行界的时候。

    那时自己与凌雷相识、相知,凌雷的倔强及朴实,深深的印在自己心里,有一次两人意外碰到一支厉害妖兽,几乎丧命,那时凌雷也是如此舍身护着自己,不知不觉中叶菊兰眼里泪光闪现。

    青袍人脸上嘲讽之意更浓,自己并没有要和对方打赌的意思,对方死活不过在自己一念之间,根本就没资格跟自己赌,但凌雷眼里流露出来的鄙视的目光是如此明显,虽然明白这不过是对方拙劣的激将法,但青袍人依然心里大为光火。

    见对方不言语,凌雷继续激道:

    “前辈是当世高人,说出去的话可不是放出去的屁,难道还怕我这个修为极低的修行者不成。”

    青袍人怒极反笑。

    站在青袍人后面的绿袍人眉头轻皱了一下,再次温声提醒。

    “老七!”

    “大哥,我心里有数。”

    青袍人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凌雷,脸上浮现出阴阴的笑容。

    “好小子,既然你自己活的难受,非要找罪受,我就成全你!”
  

  

http://www.x-b-w-l.net/135_135346/402639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