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她含了他的它梁佳老钟 - 淫荡_淫荡淫妇
    合虚剑宗领队长老宋玉听到自家门派对战那每次都稳居第八的泰禾门不免有些担忧。

    宋玉抬头看了一眼闭目疗伤的孟白,继而朝宗门弟子陈涉说道:“与泰禾门对战,便你去吧。”

    陈涉一脸决然,应声道:“长老放心,且看弟子如何胜出。”

    说完陈涉便向阵中走去。

    此时一个身穿暗黄长衫的束发男子同是一样入了阵中。

    陆玄阳站在阵法之内左右看了看入阵的两派比试弟子,确认两人身份后,交代道:“你二人一会儿比试不可使用剑术之外术法,一经发现取消资格。”

    “开始吧。”

    说完,陆玄阳退走,坐落在阵法之外。

    陈涉朝着身前泰禾门黄衫之人抱拳道:“合虚剑宗,陈涉。”

    黄衫男子还礼:“泰禾门,章良于。”

    ……

    章良于话音未落陈涉骤然拔剑出手。

    一柄长剑握在手中,直捣黄龙,刺向章良于额头。

    “哼!”

    没想到合虚剑宗弟子如此阴险狡诈,章良于轻哼一声,向身后一撤,避开袭击一剑,随即拔出身后长剑,迎剑而上。

    二人在阵中打得天昏地暗,剑影四起。

    对敌中的陈涉从踏入阵中那刻起,心中便只有一个想法,为宗门赢得前十,让所有师兄弟都自己刮目相看,说不定宗主极有可能让他入那剑池。

    仿佛剑池就在眼前一般,陈涉双眼通红,剑招不断,手中长剑左右挥舞。

    “合虚剑法!”

    陈涉大喝一声,只见他手中长剑脱手而出,隔空御剑与泰禾门章良于头顶,化作数把长剑,刺向其头颅。

    章良于一眼便看破此剑法的漏洞,将佩剑竖在身前,两只放在剑柄之上,猛然发力,剑过头顶打散合虚剑法,随后朝远处陈涉隔空一劈,一道剑气斩出。

    佩剑失控,陈涉顿时惊慌则乱,而此时,剑气以临身,若不退必然受伤,若退,身后几米便是阵外。

    本想再次御剑而起的陈涉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为了保命不得已退出了阵圈之外。

    剑气散,陈涉败。

    收剑归鞘后的章良于冷眼盯着阵外的陈涉讥讽道:“卑鄙小人,也配称之为剑修?!”

    落败后的陈涉脸色阴沉,隔空召回佩剑拿在手中,本想入阵再战,不料裁决官陆玄阳在一旁开口:“此战,泰禾门胜。”

    眼神不善的看了眼阵中之人,陈涉走向宗门所在之处。

    章良于似乎觉得此人不服,激将道:“若是不服,带回可在比试比试,可敢?”

    “良于。”

    听到门派长老叫自己,章良于轻哼一声,离开了阵中。

    回到合虚剑宗所在,陈涉羞愧道:“弟子不才,没能胜出。”

    四长老白怒摆了摆手,“意料之中,泰禾门那弟子本就比技高一筹。”

    宋玉等了白怒一眼,安慰道:“陈涉,你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我要告诫你,方才泰禾门弟子说的话千万不可听进去。”

    这才明白宋玉所言之意的白怒接着道:“对对对,千万不能听进去,影响了剑心。”

    陈涉点了点头:“弟子明白。”

    ……

    接下来便是泉乐府对阵千鹤宫。

    入阵后的方华藏头也不抬,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佩剑。

    前些日子,对于族内安排自己进入这个叫‘千鹤宫’的小门派,极为不满,但后来才知道是为了让他参加此次门派大比,最终赢得入剑池名额,好叫他方华藏入那剑池修炼。

    方华藏,大献国世家方家的一个剑道天才,三岁提剑,六岁入幽,同年修得听玄,十四岁悟得天阙下境,如今年过十七已是天阙境上境的他不把任何一个同龄剑修放在眼中。

    若不是家主不允,方华藏早已在献国剑修榜上扬名。

    “泉乐府,金阳羽请赐教。”

    身材不高仅有五尺的方华藏听到耳边响起声音,这才抬起头看了眼对阵之人。

    方华藏朝着泉乐府金阳羽点了点头,“出手吧。”

    见此人不识抬举,竟连名号也不报,金阳羽收起了他自认阳光的笑容,余光瞄了眼泉乐府所在之处的一名女子后,持剑出手。

    “砰!”

    瞬息而发,只见阵中一人轰然倒地。

    “怎么可能!”

    “好强!”

    “此人是谁?!”

    “千鹤宫的弟子!”

    顿时四周惊声四起,纷纷看向那个始终擦拭手中佩剑的五尺少年。

    击败,甚至说险些将泉乐派金阳羽杀死的方华藏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回到了千鹤宫所在之处。

    倒在地上的金阳羽一脸惊恐的盯着离去的方华藏,对手何时出剑将自己击倒的,都不曾看清。

    重伤的金阳羽被同门扶了起来,走回宗门所在处。

    “金师弟,怎么回事?”金阳羽同门师兄问道。

    金阳羽艰难的指了指自己嘴巴,摇头示意自己不能开口讲话。

    阵外。

    申地乾没想到方才对阵两人实力相差如此之大,对着身旁的陆玄阳好奇问道:“玄阳兄,那少年使得剑法你看清了吗?”

    陆玄阳神色严肃,目光如炬始终盯着此时空无一人的阵中,思索一番解释道:“应该是方家的九影剑术。”

    “方家?”申地乾有些吃惊。

    本想着事后去拉拢少年的申地乾听到方家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陆玄阳确认方华藏方才瞬息所使出的是大献国方家的不传秘术‘九影剑术’后有些不解:“按理说,大献那些名门世家不缺入剑池的名额,为何会以这种方式来获得进入剑池的名额。”

    天机部地门的申地乾在一旁也是摇头自称不知。

    泉乐派所在之处。

    “云霞,那一剑你看清楚了吗?”泉乐派长老蓝三桑朝身旁女子问道。

    女子身穿一袭白衣,一头青丝披在背后,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虽然生的一副好容貌,但那对美目却是有些过于冰冷。

    只见她朝着长老蓝三桑摇了摇头,随即转头看着受伤的金阳羽声音清脆问道:“师兄,方才那一剑击中你何处?”

    金阳羽见自己暗自喜欢的薛师妹询问自己,压着内伤,艰难开口:“胸口,中的是剑罡。”

    薛云霞轻嗯一声,不再开口。

    离泉乐派不远的滦金剑宗。

    副宗主辛珩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心中对此次大比宗门能否夺得第一这件事有些担忧了起来。

    辛珩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黑衣少年,心中疑虑烟消云散,心想:“有赵一目在,此次大比第一定如探囊取物。”

    千鹤宫。

    此时千鹤宫宫主袁三江心中早已是乐开了花,明知道入剑池的名额会被方华藏背后的方家拿走,但他袁三江不在意,只要此番千鹤宫能夺下前十,便可扬名整个大献国,到时候天下剑修皆会慕名而来,如此便能壮大千鹤宫的实力。

    “方少爷,您坐着里休息。”

    看着一剑击败对手的方华藏走回来,袁三江急忙上前献媚。

    对他来说,都用不着方家,就是眼前的方华藏自己都不是对手,现在与其搞好关系,不愁日后千鹤宫无名。

    袁三江也算的上是一个极有抱负的宫主。

    方华藏孤傲,但也不傻,眼前这千鹤宫宫主在他面前这般讨好,不过是为了借方家的势而已,打自己进入千鹤宫这段时日来,袁三江靠着自己吞并了千鹤宫山门方圆十几个小门小派。

    ……

    孟白睁眼时从长老宋玉口中得知此刻对阵的是逍遥道宗和水月剑派。

    不过正当目光投向阵中时,逍遥道宗已然获胜。

    在孟白养伤这段时间里,他其实在不断的尝试将溪谷剑术融从阳剑中,一次次的失败让他更加觉得从阳剑不凡,溪谷剑术乃是他师父绝学,极为霸道,奈何水火不容,两者相克,始终不得从容运用,孟白只好作罢。

    抬头看了眼滦金剑宗处的黑衣少年孟白眼中满是战意。

    “孟小友,陈涉已经败了,接下来就看你和道六一的了。”宋玉把目光看向孟白。

    孟白笑着点了点头:“晚辈自当经历而为。”

    “合虚剑宗,泰禾门入阵。”

    一边,陆玄阳的声音再次响起。

    先前陈涉便是败在泰禾门弟子之下,宋玉思虑一番,决定让孟白最后一个出战吗,随即示意道六一入阵对战。

    道六一入阵后朝着泰禾门章良于抱拳道:“合虚剑宗,道六一。”

    没想到再次对战还是合虚剑宗,有前车之鉴的章良于早早将剑拔出握在手中,问道“你们合虚剑宗不会皆是偷袭出手之辈吧?”

    目睹先前陈涉突然出手偷袭的道六一有些挂不住脸面,心想陈涉将宗门的脸丢大了。

    道六一摇了摇头:“请。”

    章良于愕然,轻笑一声:“看来也不全是。”

    说完,两人便同时出剑,交战在一起。

    “合虚剑法。”

    道六一隔空御剑,只见他将宗主之剑‘封山’御起,刺向章良于。

    章良于见状觉得无趣准备用之前相同的招式破招,嘴中大笑:“又这剑法,华而不实!”

    当章良于手中长剑举过头顶,破招之时,异象突生。

    封山剑极为灵巧的消失在其头顶,出现在章良于身后,一道剑气斩出。

    章良于不退返进,速度极快,一跳,一落,一劈。

    道六一直接被逼出阵外。

    而泰禾门章良于也不好受,为了赢下此战,后背被一剑刺中。

    合虚剑宗,败。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889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