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怎样让下面变饱满 - 女明星不装内裤装紧身裤
    突然,有两人来到孟白身边,将其拦住。

    其中一人开口道:“把令牌拿出来,饶你不死。”

    孟白故作胆怯,继续大喊道:“师兄,你们快来啊,有人要抢我的三块令牌!”

    那两人四周看了看,发现附近有更多的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赶紧交出令牌!”见周围草丛不停的摇曳着,其中一人急切喊道。

    孟白突然看向二人身后,惊喜道:“师兄,快杀了他俩,就是他俩要抢我的‘三块令牌’!”

    在每次说到三块令牌时,孟白都故意将声音放大,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人前来。

    果然,那二人上当了,转头一看发现身后本没有人。

    就在此时,孟白动了,只见他拔剑而出,斩向二人腿间,一出便是最强一剑,溪谷一剑。

    “啊!”

    中计的两人没有丝毫防备,被孟白这一剑直接伤了双腿,跪在地上,将身下的长草压倒一片。

    孟白手握从阳剑,走到两人身前,在两人身上搜到一块木头,上面刻有大献二字。

    这才反应过来被骗的两人,开口骂道:“卑鄙!”

    孟白摇了摇头,讥讽道:“你们若不贪,能上当吗?”将两人的佩剑仍在一旁后确认并无威胁便转身消失在原地。

    走时,孟白还不忘大喊一声:“师兄,我的令牌被他俩抢走了!”

    孟白此刻如猛虎一般,弯腰奔跑在草丛之间,突然他感觉持剑右手隐隐作痛。

    “这从阳剑真是霸道,如此反噬,我这手岂不是要废掉?”孟白感到从阳剑传来的阵阵灼烧感,难受不已。

    溪谷剑术遇水则强,这从阳剑火性极大,两者相克,此刻孟白很怕,怕最后无法使出溪谷剑术。

    与此同时,陈涉刚从一名入幽境的剑修手中抢走一块令牌,陈涉跟着那人走了许久,最后出手杀人时,陈涉万万没想到此人只是入幽境的小剑修,不堪一击。

    看着脚下的尸体,陈涉小心的观察了四周一番,确认无人发现,便朝着林间外匆匆离去。

    道六一在于孟白陈涉分开后便遇到一个腰间竟挂有六块令牌的人,本想着能持有六块令牌定不是什么好惹的剑修,正准备离开猛然发现那人竟没带佩剑,身为剑修没有佩剑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道六一便一路跟随此人,准备找一个四处无人的地方下手。

    悄然跟在那人身后的道六一突然感觉脚下有硬物,低头一看竟是一块令牌!

    是走是留?

    自己已经找到一块令牌可以出去了,但陈涉与孟白不知找到令牌没有,想起昨日宗主说孟白是最有可能冲进前十的人,道六一决定在那人手中抢一块便走。

    正当他认为出手时刻极佳的时候,异象横生。

    远处有一人正朝着持有六块令牌的男子跑来。

    竟有人捷足先登!

    只见袭来那人快速出现在道六一尾随之人身前。

    “没想到你竟有六块令牌,给我!”

    那人却是依旧埋着头不理会,如田间插秧老农一般,用手拨开一片片长草。

    “找死!”

    道六一在不远处看到那拦路之人出剑时有一道白光闪过,极为刺眼。

    再次睁眼的道六一呆呆愣在原地,死了?

    有剑的被没剑的杀了?自杀?

    “跟了这么久,想做什么?”

    一道淡漠的声音在道六一耳边响起。

    转头一看,先前那人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旁。

    “这位师兄...我...我做什么...”道六一结巴道,他实在无法想象方才那人是怎么死的。

    站在道六一身旁的是一个黑衣少年,个子不高,一双眸子毫无感情,只见他双手裸露在空中,袖袍挽在手臂上。

    黑衣少年低头一看,看到道六一手中有一块令牌,轻声道:“你有令牌,给我。”

    给我,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落入道六一耳中如同天雷一般,炸裂开来。

    道六一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字,跑!

    “孟白,陈涉,救我!”

    大步流星,道六一练剑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让他心生恐惧的人,今日便让他遇到了,还是一个貌不惊人的少年。

    此时正在寻找陈涉二人的孟白听到道六一的呼救声立马朝声音方向跑了过去。

    另一边快要走出林间的陈涉猛然转身:“道六一的声音?”

    正当他准备朝声音方向跑去时,突然停了下来,眉头紧蹙:“能危机道六一性命的人,我断然不是对手,若是此番前去人没救下,却丢了性命....不可,如今我已到天阙境下境,末代弟子中除了冯镜,林刑和其余三人之外我就是末代弟子中最强。”

    犹豫间陈涉不停的权衡:“这道六一在听玄境比我强太多,如今更是深得宗主看好,若是他死在此次大比,冯镜几人至今未归,那这末代弟子第一人便是我。”

    “道师弟,对不住了。”决定不去救人的陈涉决然走向林间之外。

    ……

    “可以再快一点吗?”

    当耳边一次又一次的想起这句话,道六一几近崩溃,这个少年简直就是个怪物,每当自己与其拉开距离后,黑衣少年都可以轻松追上。

    “孟白!”

    “陈涉!”

    道六一只感觉脚下发软,求生欲不允许他停下来。

    突然,道六一摔倒在地,额头大汗,只见他倒在地上举起封山剑,急促道:“你要令牌我给你便是!”

    说完便将怀中令牌抛向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接过令牌,将其挂在腰间,只见他腰间此刻别有八块令牌。

    “谢谢。”

    就在黑衣少年准备转身离开时,孟白顺着道六一的声音找到了其所在之处。

    “道兄,你没事吧。”孟白将倒地的道六一扶起问道。

    见又有人来此,黑衣少年转头一看,发现孟白腰间挂有一枚令牌。

    “令牌,给我。”黑衣少年眼神淡漠的看着孟白,伸出手道。

    孟白一愣,啥?给你?小朋友,你是生病了吗。

    道六一提醒道:“孟兄,别看此人年纪不大,但是极强,方才我为了保命,将唯一的一块令牌给了他。”

    孟白听后匪夷所思,一脸正色道:“这位道友,我的令牌自然是不能给你,你已经有这么多令牌,不如将我师兄的令牌还给他?”

    黑衣少年摇头:“给我令牌,不给,死。”

    “孟兄,眼下马上就要日落,若是没有令牌,我便无缘第二关了。”虽然惧怕黑衣少年,但道六一清楚孟白的实力不弱这才心生夺回令牌之意。

    孟白给道六一使了个眼色,后者顿时领悟。

    顷刻间,二人拔剑出手。

    道六一出剑便是合虚剑法,宗主的封山剑在其手中,更是将合虚剑法发挥出了更深一层的境界。

    而孟白则是瞬间贴近黑衣少年,一剑刺向少年腰间,伤人不夺命。

    面对两人齐攻,黑衣少年一脸漠然,只见他寸步不让,丝毫不躲,双手化剑,一一挡下孟白二人之招。

    就在此时突生异象。

    孟白二人发现自己所出之剑被挡下后反之重复袭向自身,如同反弹一般。

    连忙挡下自己所出之剑。

    道六一看清黑衣少年出招后,惊声喊道:“以身作剑,天阙上境!”

    “这是什么剑法,竟能反之于我自身?!”孟白诧异。

    道六一提醒道:“孟兄,此人是天阙境上镜,我二人绝对不是其对手。”

    确实如此,孟白二人不过是听玄境剑修,就算联手也不可能是一个天阙上境的对手。

    但孟白不同于道六一,他有一个太白境的大师兄,更是与大师兄的太白境交手了无数次。

    只见孟白将腰间令牌取下扔给身旁的道六一:“道兄,拿着令牌出去,我随后就来。”

    道六一接过其令牌难以置信问道:“孟兄,你这是作甚?”

    两人身前的黑衣少年看着二人交谈,并未出手。

    “道兄,你我二人总得有一个要拖住他。”孟白解释道。

    道六一没想到孟白如此有义,心想这陈涉为何迟迟不来。

    “宗主说过,你才是此次大比唯一有希望拿下前十排名的,你拿令牌走,我留下拖住他。”道六一心生感动道。

    孟白摇头拒绝:“若你留下,不出半刻他便能追上你。”

    深知黑衣少年的速度极快,道六一咬牙决然道:“孟兄,等我找到陈涉回来解救你!”

    “嗯。”

    说完道六一便拿着令牌朝着林间之外跑了出去。

    黑衣少年见那人带着令牌离开,脚下发力准备追赶:“我说了,令牌留下。”

    孟白手握从阳剑拦在其身前。

    “我也说了,还我一块令牌。”

    说完二人便纠缠在一起,来回出剑。

    ……

    悬在空中的的巨剑之上。

    陆玄阳打了个哈欠,抬头看了看天色:“地乾兄,马上到时辰了,我要将阵法收掉了。”

    一旁的申地乾低着头似乎在看什么,聚精会神:“再等等。”

    陆玄阳见申地乾如此认真,顺着其目光看了去:“哦?什么人让地乾兄如此感兴趣。”

    申地乾指了指身下一处林间:“那个黑衣少年,如此年轻已是天阙上境,且就他一人找到了七块以上的令牌。”、

    听到申地乾此话,慵散的剑修陆玄阳也面色凝重朝下看去:“天阙上境,算是个天才了,就不知几岁了。”

    申地乾目光始终盯着黑衣少年:“看起身形,应该不过十五六七吧。”

    就在天机部两位此次大比的裁决官交谈间。

    孟白以听玄境接下了这天阙上境黑衣少年的每一剑。

    陆玄阳将目光投向孟白,嘴里喃喃道:“这孩子,竟能与天阙上境周旋如此之久....”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836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