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婴儿舌头下有个小洞 - 娘俩都是你的人了
    剑修门派比试是大献国皇帝李正阳所定下的一条规矩,凡大献国剑修宗门有天阙境剑修坐镇便可参加的比试,若是在大比中获得前十的门派,大献国皇帝将有重赏。

    最重要的一条封赐便是,可让大比前十名剑修门派任意出一人,入剑池。

    剑池,一座修建在天颐城皇宫内的水池,传言入剑池者,可脱胎换骨,与剑相生。

    所以这也是为何合虚剑宗如此重视门派比试。

    至于找门派之外的人参加,对于各大剑修门派来说不过是常态罢了,只要请战之人能够胜出,献国君王李正阳哪会在意这等小事。

    宋玉带孟白离开阁内后,四长老白怒有些不解问道:“宗主,为何一定要将此人留下?宗门末代弟子中听玄境虽说不多,但也有三十几人啊。”

    唐修封解释道:“白长老,方才那小友使出的那道剑气,威力远不止此,应该是他隐藏了实力。”

    “不错,方才那一指,无剑胜有剑,且我观那少年并无佩剑,若是用剑使出此招,威力远不如此。”说话之人是之前始终保持沉默的合虚剑宗六长老秦子革。

    另一人也开口附议道:“秦长老所言不错。”

    白怒见其余二位长老都如此说话,闭口不言暗自生气。

    唐修封负手而立,目视远方,自语道:“我合虚剑宗有多少年没进过前十了,末代弟子中冯镜,林刑等人早已是天阙境,但现如今皆在扶桑国已然是无法参加此次大比。”

    听到宗主所说,白怒立马正色道:“宗主,昆仑遗迹开启之日在即,老夫恳请宗主同意我去扶桑。”

    唐修封心知肚明四长老所说,却还是拒绝道:“白长老,我知晓你此求是为了保护你那儿子,不过你不可能庇护他一辈子,这一次就让他独自历练吧。”

    这个请求被宗主拒绝数次的白怒得到回复已是意料之内,叹了口气便离开了阁内。

    ……

    孟白跟着合虚剑宗三长老宋玉除了一些宗门禁地没去,几乎都给走了个遍。

    期间宋玉再次抱歉昨日唐突出手一事,孟白也不好过于强硬追究,便称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孟白发现合虚剑宗位于山顶,所占之处是极大,其门下更是弟子众多,此时走到宗门道场上看见有数千名剑修一齐练剑,场面可谓何其壮观。

    站在练剑道场之外的宋玉正为孟白说道合虚剑宗的悠远历史。

    “弟子见过宋长老。”一个胸口绣有合虚二字身穿白色长衣的合虚剑宗弟子出现在二人身边。

    宋玉看清来人笑道:“原来是六一啊,正好,这位孟白小友便是此次和你一起参加大比的剑修。”

    道六一年纪看起来约莫二十三四,长着一张不说好看,但却极为面善的脸,只见他朝着孟白抱拳道:“原来是宗门客卿,在下道六一合虚剑宗末代弟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道六一可谓是孟白在合虚剑宗第二个让他心生好感之人,他抱拳回礼道:“在下孟白。”

    宋玉突然开口:“六一,既然你来了,那你便好好与孟白小友讲讲这大比的事,老夫就先走了。”

    道六一应下后恭送道:“宋长老慢走。”

    孟白一双转头继续看向道场中练剑的合虚剑宗一众弟子。

    “孟兄能为本宗出战此次大比,想必是境界非凡,在下不才正好领悟剑修第二境,听玄境,不知孟兄是第几境?”道六一目送长老离开口,转身问道。

    孟白一怔,稍作犹豫淡然道:“我与道兄同是听玄境。”

    “哦?”道六一一惊,心中疑惑本以为此人是那天阙境,没想到竟与自己同境,可为何宗主要请一个听玄境剑修与我一同出战此次大比。

    道六一接着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孟兄可否答应?”

    “道兄请讲。”

    “既然孟白与我一同出战此次大比,不如咱俩切磋一二,好商量如何对敌?”

    原来这才是重点,绕来绕去不就是想试探自己的实力嘛,孟白并未拒绝,笑道:“有何不可。”

    见孟白答应,道六一喜出望外,示意孟白去那道场之中:“孟兄,请。”

    于此同时,不远处合虚剑宗三长老宋玉与四长老白怒共处一起。

    “白长老,你认为此战谁会胜出?”宋玉望向道场中央的孟白与道六一二人。

    白怒本就对孟白不喜,轻哼一声:“道六一算是末代弟子中比较出色的一个,如今更是隐隐有突破领悟天阙境的意思。”

    “不如咱俩打个赌,若是孟白赢了六一,你就将你那柄剑榜第一百三十的‘啸月剑’给我?”宋玉笃定孟白会胜出,胜券在握。

    听到宋玉竟然还打着自己祖上流传下来的‘啸月剑’,白怒本要拒绝,但却想到另有其事便应了下来:“好!若那小子败了,我要宋长老为我儿护法百年。”

    护法,言下之意便是给其儿子当一百年的仆从,还得保证其性命安然,没想到白怒竟然如此果断接下,宋玉也不好推辞:“可以。”

    嘴说答应,宋玉心中却想,孟小友定要获胜啊。

    此间道场正中。

    一众练剑弟子见有人问剑,便停下观望,交头接耳好不热闹。

    孟白与道六一对立与道场之中。

    “孟兄你的剑呢?”道六一此时手持长剑,问道。

    被这么一问,孟白才想起木剑还在赤兔那里,只好开口请求道:“道兄,剑在我坐骑那里,不知能否帮我取过来?”

    “理应如此。”说完道六一叫围观中的一名师弟去帮其取件。

    一会儿,木剑取来,合虚剑宗弟子将孟白佩剑递给了他。

    道六一见其佩剑竟然是一把木剑,有些惊讶:“孟兄这佩剑怎是木头所铸,待会儿问剑我若将孟兄木剑毁断如何是好?”

    孟白接过木剑后轻抚剑身,笑道:“道兄若有本事,那孟某也认了。”

    见孟白出言狂妄,道六一决定不留情面,定要让其好看,嘴中大喝道:“孟兄,请!”

    骤然间。

    道六一手持长剑瞬间一动,冲向孟白,临近一刺。

    孟白暗运剑气竖剑一挡下,木剑被铁剑刺中,纹丝不动,并无伤痕。

    道六一换招,原地翻身,不停挥舞手中长剑,顿时剑光四起,威力无比。

    孟白不紧不慢,见招拆招,仔细观察其破绽。

    大师兄游子游曾有言,与人对敌,用剑时一定要冷静,不可自乱阵脚,失了剑心。

    果不其然,孟白突兀举起手中木剑,刺向道六一腰间空隙。

    “砰!”

    一剑刺中,道六一被剑气所伤,向后退了数米远,腹部隐隐传来刺痛。

    方才两人对战,问的是剑法,剑招,明显道六一输了。

    只见他将手中长剑抛起,隔空御剑,此乃听玄境才能使出。

    道六一双手手势不停变换,嘴里念念有词,头顶长剑来回飘舞,是在蓄力。

    “合虚剑法!”

    猝然,悬空长剑,速度极快刺向前方孟白。

    孟白临危不惧,立刻运转起溪谷剑术,迎战而上。

    道场中央二人,道六一隔空御剑,孟白则手持木剑不停挡下一剑又一剑合虚剑法。

    四周一些个合虚剑宗女弟子见道六一如此强势,纷纷投出仰慕之色。

    远处的白怒对身边宋玉大笑道:“我宗合虚剑法乃上乘剑法,区区野修怎能破去,宋长老看来你要输了。”

    一旁的宋玉脸色难堪,修炼过合虚剑法的他自然是知晓其剑法威力,为了面子嘴上却说道:“孰强孰弱还不一定。”

    孟白在不停的挡下数剑后,暗叹这合虚剑法果然厉害,不过时间一久,孟白便发现其中破绽之处,虽说这合虚剑法出剑极快,可幻化出数十柄长剑刺向他,但孟白知道真真的杀招只有一剑,其余的不过是障眼法罢了,但若是不一一挡下,极有可能被刺中。

    摸透其真谛,孟白目光如炬死死盯着空中长剑,猝然而动,一剑破招,刺向空中数道幻影。

    “啪!”

    被刺中的空中长剑,顿时幻影消散,弹飞在一旁。

    “怎么可能!”

    “不是吧!”

    “这么强?!”

    四周纷纷响起声音,皆是不信合虚剑法会被破掉。

    道六一脸色难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孟白竟能破除他的合虚剑法。

    就在道六一失神之时,孟白继而一动,木剑朝其隔空横斩一剑,一道剑气袭向道六一。

    剑气临身,道六一急忙御起落地佩剑,横在身前御敌。

    孟白连续斩出六剑这才作罢。

    一道道剑气斩在道六一身前铁剑之上,只听到砰砰砰闷响,道六一被击退数十步。

    六道剑气全数接下。

    你们合虚剑宗不是要看我的实力吗,那我便给你们看个口,孟白再次一动,御剑悬于身前,只见他闭眼停顿一刻,蓦然睁眼,左手再次握住木剑,朝着远处道六一用力一刺,嘴角轻声低语:“溪谷。”

    一道极为恐怖的剑气从木剑刺出,炸裂虚空。

    “剑罡!”

    “是剑罡!”

    不远处合虚剑宗长老白怒与宋玉二人看到此剑,失声惊喊道。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63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