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情侣qq头像一男一女 - 人想人酸曲歌词
    自从孟白上蓬远山后,这些年来李二醇每日每夜都在想这个年青的剑修小兄弟,当年与李家村几个兄弟一同返回后,李二醇实在想不通孟白明明是一个剑修为何还会落入自己所设的陷阱之中,在多次与妻子谈论之后,李二醇将此事归咎于可能是自己做的陷阱太过隐蔽,就连剑修都无法躲过。

    这匆匆几年时间过去,妻子雏芳在去年给他生了一个女娃,虽说他李二醇并不是同村那些个重男轻女的人一样,但好歹自己一脉单传不能就这样断送在他这里。

    这不,每日打猎回家后,晚上李二醇都在努力,想着在造个男孩儿出来。

    通往李家村必经之路的一条小道上, 李二醇只身一人走在小道上,只见他宽厚的肩上背着大背篼,里边儿全是今日所获,这秋季山里的猎物都出来准备过冬的所需的食物,自然是逃不过打猎技术数一数二的大汉李二醇手心,每年的这个时刻正是打猎的旺季。

    李二醇嘴里哼着小曲儿,手里提着一捆麻雀,心想着用着麻雀好好给妻子女儿补一补,心情极好。

    “李大哥?!”

    大步向前的李二醇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有些陌生的声音,壮汉转过身一看,身后不远处站有一个身穿黑白长衣,身材挺拔,长相俊俏的青年,看起来有些眼熟。

    “这位小哥,你认识我?”李二醇眉头一皱,看向青年问道。

    那俊俏青年咧嘴一笑,快速走到壮汉身前道:“李大哥,我是孟白啊!”

    李二醇听后,一时呆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二人分离已有六年时间,当初孟白就是一个皮肤黝黑的消瘦少年,与此刻这个身材挺拔,长相极为好看的青年简直是天壤之别。

    与师父师兄道别后的孟白,带着阴阳派这一代出世人的名号下了山,下山后孟白第一件事便是先去看看当年帮助过自己的李大哥,下山后速度极快的孟白不巧发现小道之上有一个高大壮汉身形与李大哥极其相似,试探开口询问,没想到前方那人正是当初救下自己的李大哥。

    孟白见李二醇楞在原地,似乎是没有认出他来,随即开口道:“李大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当初你是你救的我,我现在回来找你了。”

    回过神的李二醇上下打量了一番只矮自己半个头的青年,立马开怀笑道:“你真是孟小子?都长这么大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说着壮汉一把将抱住孟白,神色激动。

    李二醇一拳砸在孟白胸口上,修行之后的孟白身强体壮,被大汉打了一拳身形纹丝不动。

    “当年那个瘦小个子,都快同我一般高了。”激动过后的李二醇似乎想起孟白是一名剑修,对刚才那一拳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孟白讪讪一笑,问道:“李大哥这是刚打完猎准备回家吗。”

    久别重逢让李二醇将孟白剑修的身份抛在了脑后,一只手搭在孟白肩上笑道:“是啊,走,回家,今晚咱哥俩好好喝一下。”

    就此二人搭着肩朝着李家村走去。

    ……

    “雏芳,你快看谁来了!”

    李二醇带着孟白回到自家院中后朝着屋内大声喊道。

    怀中抱着两岁女童的少妇雏芳从屋走出,看见丈夫身边站有一个俊朗青年,穿着打扮像是富家子弟,眼神疑惑的看着丈夫。

    李二醇将背篼和手中猎物放下,激动道:“这是小孟啊!”

    孟白咧嘴一笑招呼道:“雏芳嫂子,好久不见。”

    少妇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青年竟是孟白,“小孟?你..你从蓬远山出来了?”

    孟白点点头,突然问道:“雏芳大嫂,这是你们的女儿吧?”

    李二醇走到妻子身前将其怀中女童接过抱起,:“茵茵,快叫孟叔。”

    只见他怀中长得如瓷娃娃一般地女童睁着两只纯净的大眼看着孟白,嘴里奶声奶气喊道:“孟虚。”

    孟白头次看到如此可爱的小孩儿,用手摸了摸其白嫩的脸蛋儿。

    叫妻子赶紧去准备晚饭后,李二醇抱着女儿笑道:“茵茵今年才两岁,口齿还不清,哈哈。”

    “李大哥,我能抱一下她吗。”孟白逗着小女孩问道。

    大汉将女儿递给孟白,笑道:“这有啥不行的。”

    孟白结果李二醇的女儿,一只手将其托住,一只手逗着女孩儿,“李大哥,茵茵全名叫啥啊。”

    李二醇从屋中拿了两只木凳出来,放在地上,回答道:“茵茵是乳名,大名叫李寻桃,是当初路过村子的一个老道给取的名字。”

    “茵茵,寻桃儿。”孟白逗着女孩嘴里不停的喊着女孩儿名字。

    “李大哥,赤兔在何处?”孟白突然问道。

    说到‘赤兔驴’李二醇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道:“那畜生现在应该在李桂家里吧。”

    听到当初陪伴自己行万里路的小毛驴不在,孟白有些疑惑:“在别人家作甚?”

    李二醇一脸愤然:“小孟,你不知道,你这头毛驴是生猛的很,当年你走后,我就将它绑在后院石磨上,想着让它平日拉磨干点活,谁想到这畜生愣是懒得不行,用鞭子抽它都不走个半步。”

    将女儿从孟白手里接过,李二醇接着道:“后来我想牲口不干活哪行,每次进山打猎就带着它,想着帮我驮点东西,有一次路过李桂家,那畜生看到李桂家的母驴后,那叫一个激动,将背上的东西甩下后,竟跑到母驴跟前做起那种驴之事。”

    孟白听后难以置信,没想到当初跟着自己的小毛驴竟还有如此狂野一面。

    “再后来带它进山连东西也不驮了,一个劲的想着去李桂家驴棚,我一合计,干脆就没让他干活了,专心做个种驴,给村里多添几头干活的牲口。”李二醇将这些年赤兔驴所发生的事向孟白娓娓道来。

    此刻孟白有些无语,起身问道:“李大哥,李桂家在哪,我去把赤兔接回来。”

    “就村头第二家便是,算算时间它也该自己回来了。”李二醇回道。

    随即,孟白朝着院落之外走去:“我还是去瞧瞧赤兔吧,去去就回。”

    沿着村中道路走了片刻,孟白找到李桂家所在,家里像是没人,大门紧闭,孟白四处观察一番,看到驴棚所在,缓慢走了过去。

    孟白走进驴棚一看,棚里有两头体型相差无几的毛驴,一黑一灰,孟白一眼便认出灰色那头毛驴正是赤兔。

    只见赤兔极有灵性的站在黑驴旁边,不太聪明的驴脑袋不停的蹭着黑驴的脖子,黑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并未搭理,而是缓慢咀嚼嘴中之食。

    随后,赤兔绕到黑驴身后,凭借一己之力,两只前蹄向上抬起,竟趴在了黑驴身上,开始怂恿起来,黑驴则是优哉游哉享似乎对此十分享受,对于孟白来说,场面一度尴尬。

    “赤兔。”

    孟白轻声喊了一声。

    驴棚内的赤兔听到人声并未理睬,继而奋勇作战。

    接连叫了几声后,孟白有些窝火,当初那头纯净的小毛驴如今怎会变得如此不堪。

    第一次看到牲口行交-配之事,孟白也有些好奇,就杵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赤兔玩着花样。

    许久,随着一声驴叫,被赤兔压在身下黑驴似乎有些不满,驴腿一蹬,将赤兔踢翻。

    孟白见此忍不住笑出声来。

    站起身的灰驴赤兔这才发现驴棚外站有一人,这人竟在嘲笑自己,自打成了这李家村的头号种驴,赤兔的地位那是节节攀升,每吨都是鸡蛋伺候,村里的人对自己也是极为爱护,这棚外之人还敢嘲笑自己,简直不能忍。

    赤兔极为灵性,在棚内找到一根木棍,将木棍咬在嘴里,朝着棚外之人冲了过去,誓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孟白见状,身形飘逸,向后一撤,拉开距离后怒视灰驴,大喝道:“赤兔!你可认得我。”

    管你是谁,嘲笑我李家村头驴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赤兔好似发疯一般,并未停下,撞向孟白。

    孟白叹了口气,扬起右手就是一掌,拍在临近的赤兔脖子上,力道刚好将赤兔驴拍到在地。

    “好你个贱驴,连主人都不认识了?”

    此刻孟白十分生气。

    被打到在地的赤兔驴立即起身,瞪着驴眼看着眼前嘲笑自己之人,似乎觉得有些眼熟,骤然,赤兔驴认出了孟白,态度立马与先前成鲜明对比,献媚的走到孟白身边,尾巴不停的甩动着,好似一条狗。

    干净的长衣上被赤兔驴蹭的全是口水,孟白一脸嫌弃的将其推开,“去去去,把我衣服给弄脏了。”

    好你个负心汉,竟将我抛弃在这偏远山村这么多年,从未回来看我一眼,赤兔驴心里想法奇特,表现的却是极为激动。

    “行了行了,跟我走。”孟白擦了擦身上的驴口水,用手安抚了一下激动的赤兔驴。

    一人一驴离开李桂家驴棚后,那棚中黑驴竟嘶叫起来,像是在埋怨不辞而别的赤兔,像极了一个未得到满足的妇人。

    走在村中,孟白突然心生想法,翻身骑在了比当年高大了不少的小毛驴身上,这一次赤兔并未将其从背上甩下,而是乖巧的驮着孟白走在路上。

    轻抚着赤兔脖子的孟白突然轻声道:“赤兔,以后咱俩再也不分开了,我带你走一走与从前不一样的山河。”

    落日余晖将一人一驴的身影拉的越来越长。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