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都市之变身女神 - 主人,浪屄女人!
    天颐二百九十一年。

    离开天颐城已有六个年头,孟白昼练夜修已将其师王儒所创绝学,溪谷,社稷,九坟,阴阳所学会。

    这六年修行日子以来,孟白从未再见过师父一面,平日皆是大师兄游子游所传授术法。

    蓬远山,在献国蓬朗城所管辖地界内任然是一座险山,周围的猎户村夫依旧不敢结伴上山。

    此刻,蓬远山那座巨瀑之下站有一赤身男子,男子身姿挺拔,肌肉分明,高七尺有余,一头乌黑长发被从上而落的巨瀑不停冲刷,一张坚毅而又十分俊朗的面庞上眉宇间紧蹙,一对极为好看的眸子凝视着前方。

    “开!”

    骤然,巨瀑之下俊朗男子大喝一声,只见他右臂举过头顶横向一划,整条巨瀑竟被他这一划两水相隔与空中。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山泉岸边,“小师弟,师父找你。”

    巨瀑下的男子正是当初的上山拜师的少年孟白,六年时间他已然从一个稚嫩少年蜕变成一个俊朗青年。

    孟白纵身一跃来到大师兄身边,咧嘴一笑:“大师兄,师父回来了?”

    来人正是孟白大师兄,游子游看着如今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小师弟心中极为满意,这六年时间里,他每日来此传授小师弟师父所创绝学,一开始小师弟心性坚毅让他极为看好,时间一久,他才发现小师弟竟天赋极高,三年前自己为其施展了一次《阴阳》一术,翌日再见时,小师弟早已将自己所传之术练的炉火纯青。

    “嗯,走吧”始终蒙面的游子游点头应道,六年来孟白多次想一睹师兄面罩之下容貌,可都被拒绝。

    孟白抖了抖身体,白色长衫上的水散落在地,“大师兄,咱俩比比谁先到山顶?”

    “唰!”

    孟白话语刚落,游子游便纵身朝着山顶奔去,速度极快。

    穿好衣物的孟白见状,立马动身紧追,脚下生风,一步数十丈,半炷香后,二人来到蓬远山顶,阴阳阵内。

    “大师兄,为何我总追不上你啊。”始终慢一步的孟白有些无奈。

    “那是因为你师兄天生风灵。”

    突然一道声音从山顶木屋传出,回答孟白所闻。

    “师父!”孟白看到说话之人,神色激动喊道。

    从木屋中走出一个身穿红白布衣的矮小老者,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白发老人。

    矮小老者王儒走到爱徒身前,眼含笑意:“当初的矮小子,如今长这么高了?”

    虽说多年未见过师父本人,但这些年修炼师父所创四术之后,孟白愈发觉得自己师父是何等的强大,才能同时创出剑修,武道,练气三脉之术。

    “师父,您这些年去哪里了?”孟白如孩子一般挠了挠头问道。

    一旁的游子游朝着矮小老人恭敬叫了一声师父后,目光始终盯着王儒身后的青衫白发老人。

    “为师这些年去帮你找铸剑师了。”王儒答复间,用枯瘦的手握在孟白的手腕间。

    “帮我找铸剑师?”孟白不解,任由其师握住自己手腕。

    王儒突然神色凝重,随即开怀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你已将溪谷,社稷,九坟,阴阳四术所学会了。”

    一旁的游子游连忙说道:“小师弟天赋极高。”

    孟白汗颜,有些不好意思。

    王儒点了点头,侧身指了指一旁的青衫老人道:“徒儿,这便是为师给你找的铸剑师,他可是天下间铸剑师的翘楚。”

    青衫老人笑道:“老夫宋孤竹,受王老前辈所托为小友打造一柄绝世好剑。”

    “前辈就是重铸鬼鲨剑的宋孤竹?!”一旁的游子游有些惊讶。

    宋孤竹点头回应。

    孟白没想到这些年师父离开蓬远山竟是为了自己,不由心生感动,跪在地上朝着王儒一拜“谢谢师父。”

    王儒摆了摆手笑道:“你是我闭关弟子,既然为师所创四术你已学会,为师自然是要送你一件出师礼。”

    腰杆始终挺直的铸剑师宋孤竹神色严肃道:“王老前辈的弟子自是天资聪颖,所佩之剑自然是要天下绝有的。”

    话说到一半,王儒示意几人进木屋中细谈。

    “我宋孤竹一生铸剑无数,能入我眼的不过寥寥数十而已,可终究不是我所满意,所以老夫誓要打造一柄媲美‘太白剑’的神剑!”

    太白剑!

    此话一出竟连王儒神色都有所动容。

    传言,太白剑乃天下第一剑,数千年前天下有一人名曰李太白,此人乃是剑道奇才,其之一剑可斩山河,可开天辟地。

    孟白年幼自是不知晓此等传说,年龄稍大的游子游也不过是从师父王儒口中所知。

    宋孤竹接着说道:“此前我与王老前辈商讨再三,觉得以四灵为根本,融入剑身,为小友打造一柄神剑。”

    “大师兄,什么是四灵啊?”孟白听到宋孤竹所说一头雾水。

    游子游看了眼师父,回到道:“所谓四灵,既是天地神兽,传闻这天地间有四种神兽各司其职镇守一方,其中有,玄龟,应龙,凤皇,火麒麟。”

    “不错,老夫愈打造之剑,将取玄龟在之甲,应龙之鳞,凤皇之羽,麒麟之角。”宋孤竹一脸傲然,仿佛他口中神剑已然面世。

    游子游听后,问道:“宋前辈,虽说天下有四灵,可这也仅仅只是传说。”

    “不错,对寻常人乃至修行之人来说这四灵不过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罢了,这些年我为了寻找这四灵耗费了无数精力在其中,可终是未能找到丝毫四灵的栖息之地。”白发老人宋孤竹叹了叹气,接着眼神清明道:“后来我遇到王老前辈,是你们师父告诉我这四灵确实存在。”

    孟白头一次听闻这等奇闻,聚精会神,“师父?”

    王儒故作玄虚,眯眼笑看三人:“为师这六年来寻边四国,探过凶地无数,最终在西周国一处秘藏内找到一本记载四灵栖息之地的古经。”

    玄龟,栖于扶桑国杻阳山。

    凤皇,栖于西周国丹穴山。

    火麒麟,栖于武渊国祷过山。

    应龙,栖于献国的空桑山。

    蒙面男子游子游神色震惊,随之恍然大悟:“师父的意思是要师弟独自寻这四灵?”

    王儒看着极为满意的大弟子点头称是。

    “今日我来此便是为了取小友精血一用,待小友取到四灵身上的铸剑材料便来扶桑国国都找我宋孤竹即可。”青衫老人对孟白说道。

    随后矮小老者王儒伸出右手朝着孟白眉心轻轻一指,骤然一滴鲜红血珠从孟白眉心中飘忽而出。

    宋孤竹将孟白精血装在一个玉瓶中后对着一头雾水的孟白解释道:“之所以取小友的精血,只为铸剑,实不相瞒,这些年老夫所铸之剑早已成型,不过迟迟未封剑的原因是就差天下四灵之体器,取你之精血是为了封住所铸之剑的凶性,免得此剑破炉而出。”

    听完下来,孟白终于了解其中缘由,不过让他不解的是难道师父未雨绸缪,早在自己拜师之前便想到赠剑给自己,还是不管自己有没有来拜师,师父都会收一名闭关弟子,将剑送出,这其中的答案孟白始终无法想清。

    “我听师父的。”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少年的孟白询问一旁的师父。

    王儒走到木屋中长椅边坐下,“为师本想区区四灵为你取了便是,不过我与你大师兄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所以此番只有你独行了。”

    游子游心知师父口中重事是那昆仑山重开之日临近,想陪同小师弟的想法也随之打消掉了。

    “除此之外,你此次出山便是代表了我们整个阴阳派,想必你师兄早与你说过,你是这一代的出世人。”王儒接着说道。

    孟白点头应道:“徒儿知晓。”

    阴阳派,一个不知何时出现于天下间的门派,门派起初仅有王儒一人,当年王儒走遍天下,踏访天下所有有名门派之后,留下阴阳派的名号便潇洒离去。后来王儒收了弟子后便立下一个规矩,每一代的出世人都要去王儒曾经所踏访过的门派收取一些‘保护费’。

    有一些后起门派没见过王儒出手,所以自然是不愿意搭理什么狗屁阴阳派出世人,结果自然是面临灭门的代价。

    后来整个天下修行门派之间便流传这么一个传说,凡是自号阴阳派出世人都必须恭敬对待。

    “你是为师的关门弟子,所以为师要你此番出山跋扈一些,傲气一些,最后如你大师兄一般将那些个不服你的门派挨个儿蹂躏一遍。”王儒接着说道。

    孟白从未见过师父如此模样,心中一惊,但嘴上还是应下。

    一旁的青衫来人宋孤竹朝着王儒恭敬一拜,“王老前辈,您爱徒的精血我已取到,我便先回扶桑国静候佳音了。”

    王儒摆了摆手,沉声道:“嗯,走吧。”

    待铸剑师宋孤竹离开后孟白突然跪在王儒面前道:“师父,徒儿有一事相求。”

    “何事?”

    “徒儿当初来蓬远山拜您为师前家中爷爷突然出走,恳请师父帮徒儿打探一下爷爷的下落。”六年时间无时无刻思念爷爷的孟白说道此处时,眼中满是泪花。

    王儒讪讪一笑道:“你爷爷孟夷吾与方才那宋孤竹是至交好友。”

    “至交好友?宋孤竹?”孟白难以置信。

    “不错,这宋老小儿前不久与我说过,天下间有一铸剑师,那人若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这位铸剑师便是你爷爷,如今他在扶桑国都与宋孤竹一同打造你那柄剑呢。”王儒徐徐道来。

    得知爷爷下落后孟白喜极而泣,恨不得立马下山去扶桑国找爷爷。

    似乎看穿关门弟子的心思,王儒说道:“此番下山你找到四灵之后再去扶桑与你爷爷相聚也不迟。”

    孟白静下心一想,确实如此,待自己找到四灵,再去扶桑国见爷爷,到时自己已是太白榜榜上有名,爷爷一定会很开心。

    下定决心之后,年过十九的孟白即将在这天下间锋芒毕露!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