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女人是不是喜欢速度快 - 超短裙忘穿内裤
    西周,地处西北之境,乃是四国其中实力最为弱小的一国。

    数百年前,扶桑古国有意收回西周所占之疆土,扶桑国主扬言只需三十万兵马便可将其灭之。

    事实却是还未深入那西周国扶桑三十万骁将悍卒便被西周境内无数凶地困死数十万有余,领兵之将只好下令撤退。

    后西周因凶地无数闻名。

    扶桑练气一脉有传闻,时间凶地所在之处,便有秘藏无数,所以这千年以来,总有一些不怕死的结伴前往西周凶地找寻秘藏所在。

    西周帝都城外三十里地有一小镇,名长阳。

    西周历来崇文,文人大多出自长阳小镇,原因是长阳镇住有一位文坛巨擘,此人高龄一百三十五岁,曾是西周国的国师,后因年迈,告老于长阳镇。

    其门下弟子无数,桃李遍天下,告老于长阳镇后,天下百万寒士纷纷慕名而来,李君遥便是其一个。

    李君遥在长阳镇极为出名,主要是他生的一副俊美皮囊,让着镇上姑娘看了都叫好生喜欢,再加上为人和善,更是惹来不少名门望族的闺秀青睐。

    同往常一样,李君遥温习完范老先生所讲解的功课后便回到自己的屋里休息,约莫过去两个时辰李君遥缓缓睁开那双让无数女子迷恋的桃花眼,余光却发现有道身影站在屋内纹丝不动。

    李君遥迅速起身,盯着屋内这位不速之客,询问道:“你是何人?”

    只见那人将头上遮住面容的斗笠摘下,漏出一头灰发,和一张俊美脸庞,灰发男子轻声道:“殿下。”

    李君遥看清眼前人模样这才放下戒备,有些惊讶:“高剑师?你何时在屋中的?”

    这位不速之客正是大献太白榜排行第七的隐玄剑,高季子。

    高季子身体微微躬,言语极为恭敬:“殿下,季子冒昧在殿下屋内站了已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悄然无息的出现在李君遥的屋中,这是何等的厉害。

    李君遥清了清嗓子,走到床边将鞋子穿上,不解道:“高剑师来西周找我所为何事?”

    高季子以在献国皇帝李正阳面前都不曾有的恭敬之态,低着头回道:“殿下,献帝要季子带殿下回献国。”

    “皇爷爷?”李君遥将鞋子穿好后理了理灰色长衫,眉头紧蹙有些不解,“离我及冠之日不是还有三年吗,为何如此着急。”

    “季子不知。”

    “那请高剑师在此等候我片刻,我去与先生道个别。”李君遥面带笑容对着始终低着头的隐玄剑高季子道。

    “好的,殿下。”

    待李君遥离开片刻后,一头灰发的高季子才将低着的头抬起。

    在他高季子的心中,献国诸多皇子以及皇孙中,李君遥是他最为看好的一个,不论是驭人之道,还是治国之法,在其年幼时便极为出色,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李君遥并不习武。

    当年高季子多次想要教其剑术,却被献帝李正阳拒绝。

    李君遥更是献帝李正阳众多皇室子孙中极为疼爱的其中一个。

    大献国皇族有个规矩,若有血脉添丁,会为其安排一个护身剑修,而高季子正是皇孙李君遥的护身剑修,在此之前,高季子从未做过任何一位皇子皇孙的护身剑修,但自从高季子见过幼年李君遥那一刻起,他便喜爱上了这个孩子。

    ……

    蓬远山,巨瀑之内有洞天,洞天之下。

    少年孟白此时不停的施展溪谷一术,只见他双手不停变换,一柄木剑极有灵性的飘悬在其周围。

    “大师兄,溪谷有言,遇水则成,可眼下四处无水,我如何将溪谷使出?”孟白有些不解,对着同处一室的游子游问道。

    坐在一块石凳之上的蒙面男子游子游声音沉闷:“将神府敞开,倒运灵气汇聚于掌心,方可将灵气化作液体。”

    孟白闻言照做,闭目观神府,以一种玄幻之力运起神府中灵气,体内灵气如同血液一般流淌于全身,经六腑,过五脏,果真孟白掌心出现粘稠的白色液体,溪谷一术,遇水则成,只听孟白大喝一声。

    “喝!”

    悬在空中的木剑,被孟白御术而动,朝着空中一刺。

    “轰隆!”

    一道轰鸣在密室中响起,伴随此声,整个密室竟有意思动摇。

    孟白收起木剑,神色激动:“大师兄,我练成了!”

    端坐在一旁的游子游见状眼神柔和,点点头:“众多师弟中你的天赋也算是不错的。”

    “嘿嘿,多谢大师兄夸奖,溪谷已成,那我现在是不是就要学社稷,九坟,二术了?”孟白听到大师兄夸自己,笑容灿烂。

    只见游子游缓缓起身,将身上黑白二色长衣褪去,赤身裸露,只见其线条分明的肌肉显现出来。

    “虽说溪谷你已有小成,但此术真谛是一为十,十为百,百化千,千归其一,你并未领悟,我现在以入幽,听玄,天阙,太白四境为你施展此术,看仔细。”

    游子游伸出白净且强壮的长臂,轻轻向前一指:“入幽。”

    一道水柱从其指尖射出,砰然一声将不远处的石凳瞬间击碎。

    随即,只见他将一双冷眸闭上,身形纹丝不动,左手轻轻向上抬起,地上零碎石子腾空悬浮,游子游再出一指:“听玄。”

    同时一道水柱从其指尖而出,与方才不同的是,水柱由一变十,数十根水柱散现出来,将空中的石子击碎。

    孟白被余威所击中,白嫩的脸上被化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为其施展溪谷一术的游子游并未在意,而是再次点出一指,这一指所使出的并不是水柱,而是数百颗透明水珠,时间仿佛如静止一般,数百颗水珠在空中飘浮不动。

    “天阙,散。”

    数百颗水珠轰然而散,毫无杀伤力一般散落在地上。

    “太白。”游子游再次开口。

    只见方才落在地上消失的水珠重现凝聚于地上,由百化作数千,凝聚成了一把水状长剑指向一旁受伤的少年孟白。

    此刻孟白正擦拭着脸上的血迹,看到大师兄施展溪谷指向自己,心中有些紧张。

    果不其然,水状长剑刺向孟白。

    眼看剑尖离自己愈来愈近,孟白顾不得其它,慌乱中脑海里浮现出方才大师兄所施展的溪谷,只见孟白如之前游子游一般,抬起手臂,朝着身前那柄水剑一指,一道水柱从他只见射出,迎上了水剑。

    “哗。”

    千钧一发之际,两两相遇,化作一滩死水,散落在地。

    “不错,你已经学会了第一式。”游子游收起手臂,将手负于身后。

    孟白此刻满头大汗,不停喘息:“大..大师兄,你这是..想要师弟的命啊。”

    赤裸上身的游子游并未回答孟白,而是接着道:“将衣物脱了,现在我教你师父的社稷术。”

    游子游带着同是半赤身的小师弟走到室中一面石壁旁。

    两人身前石壁与其余四周石壁不同的是,石壁十分光滑,但却有一个奇形怪状的大坑,像是被人不停撞击而形成的。

    “大师兄,为何要将衣服脱掉?”赤裸上身的孟白与游子游的身材有显著的区别,一个满是肌肉,一个皮包骨头。

    游子游低头看着小师弟,指了指身前的大坑,“社稷术,是师父以武道为基所创的,练武第一步便是炼体,只有体魄足够强大,才能抗下武师的击打。从此刻起,你每日以赤身撞击着石壁,何时能撞出这如这坑大小的时候,才算是入门。”

    孟白听了游子游此番话后,立马双手抱于胸前,撞向那光滑的石壁上。

    “砰!”

    一声脆响,孟白惨叫一声,面色难看:“师兄,我这身体,如何能撞开着石壁?”

    “我没叫你硬撞上去!”游子游有些无语,觉得小师弟也太过实在了一些,随即只见他双膝微屈,屏气凝神,朝着平坦的石壁上用力一撞。

    “轰!”

    被游子游所撞之处,赫出现一道两寸小坑。

    “寻常人是万不能以肉体撞于石壁,但我们是修行之人,修行之人能清晰的捕捉的体内的‘气’,运气于全身,撞击石壁便不会如先前那般疼痛。”游子游为小师弟演示了一遍之后,将缠绕在腰间的长衣重新穿起。

    “气?什么气?”孟白问道。

    游子游将手放在小师弟后脑穴位上,开口说道:“小师弟,你试试将神府闭上,鼻中吸气,以此气运走全身而不漏。”

    赤裸上身的瘦小少年孟白听闻师兄此言照其所说,运气于全身而不漏,随即再次撞向石壁。

    石壁如先前一般毫无痕迹,只是上面的些许灰尘被孟白蹭下不少,不过此次一撞孟白发现,身体竟没先前那般疼痛感。

    “大师兄,我知晓了。”

    说完,孟白再次运气准备撞向石壁,只是这一次好像没有先前运气时顺畅,孟白只感觉所运之气好似不停的从身体流逝散出。

    “大师兄...”

    疑惑的孟白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被早已料到的游子游打断:“方才我封住了你的穴位,所以你才可运气自如,你以一丝剑气封于穴位后再运气试试。”

    孟白照做,果不其然,气走全身,孟白如先前一般再次撞向石壁,周而复始。

    游子游见师弟一点即通,眼神中露出罕见的赞赏之色。

    “今日我便教你这些,小师弟切忌,万不可懈怠。”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