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好爽 - 男朋友手碰你大腿
    蓬远山,瀑布之下。

    孟白不停的挥舞着手中木剑,可能是时间太久的原因,自己所出之剑,已是威力不大。孟白越入水中,游到瀑布之下,全身淋于水中。

    飞流直下的瀑水,就如同爷爷的棍子一般,不停敲打在自己身上,好在孟白皮糙肉厚,禁打。

    浑身已是精疲力尽,孟白如老僧入定,站在巨瀑之下,好像睡着一般。

    《溪谷》有言,闻剑有先后,逸其人,因其溪,全其谷,昔之所难,遇水则成。

    站于水中的孟白脑海中不断浮现《溪谷》所述。

    “遇水则成..遇水..”

    全身已然被淋湿的孟白猛然睁眼,只见他艰难的举起手中木剑,横在头顶。

    “啪!”

    木剑瞬间被巨大的水流大落,孟白并未放弃,而是重新捡回木剑,口中‘溪谷’心法,念念有词。

    “师父曾说,溪谷一术乃是他针对剑修一脉所创之术,一旦学会,寻常剑修不可近身分毫。”

    孟白隐隐开穴,将体内灵力散出,用其驭剑,骤然,手中木剑被灌入灵力之后,变得灵动起来。

    水中孟白被水冲刷的睁不开双眼,只见他闭目大喝一声:“开!”

    横剑一劈,整条巨瀑被孟白全力一剑短暂斩开。

    有些灵力匮乏的孟白,被突然落下的水流砸在身上,飞行巨瀑之内的洞天。

    起身之后,观洞内宽阔,孟白想其内走去。

    洞中,除了一些石群之外,空无一物。

    “吼...”

    小心翼翼的孟白突然听到洞中有一声嘶吼,立刻警惕起来。

    “师兄要我斩开水瀑,并未叫我进入其中,难道这洞天之中有凶兽?”孟白此时手持木剑,心中想道。

    洞内深处,有一道黑影,似乎听到洞外有动静,似乎些惧怕,那道声音嘶吼一声,想吓退进洞之人,声音来源正是当初被游子游一剑重伤的犄虎孝兽,它在这洞修养了整整一年,靠着顽强的生命,活了下来。

    孟白左手拿木剑,口中的喘息生在洞中回荡。

    犄虎孝兽,慢慢的朝洞外走了出来,它不知是何人闯入此地,如若是那个带面具的男子,脚步声定不会这么小心翼翼,已通人性的犄虎孝兽,思索再三,最终还是选择出去一探究竟。

    洞中,两者相遇。

    孟白看清眼前有一张狰狞的脸,他想起当年刚上山时,便被这张脸吓晕了过去。

    “原来是你这畜生!”孟白准备用剑杀了这头凶兽。

    犄虎孝兽到所来之人并不是山中那老头和面具男子,凶性大发,张起大口,咬向少年。

    少年孟白举起手中木剑挡在身前,只见面目狰狞的孝兽口中獠牙,将少年手中木剑直接咬断。

    一条长尾甩向少年。

    孟白见此神色慌张,在原地越起,躲过了凶兽尾巴一击。

    “糟了,木剑被咬断,这如何是好。”孟白在洞中来回跳动,心中想着对策。

    犄虎孝兽如同发疯一般,撞向少年,在它的记忆中,除了那一老一少之外,自己是不容亵渎的,谁敢挑衅于它,就必须死!

    洞中石壁被孝兽撞得四处坠落,却还是不曾撞到身手灵动的少年一下。

    没了可用剑,孟白无法将所学《溪谷》施展而出,就在此时孟白突然想到,当日师父与自己说过这剑修四境其中第三境‘天阙’,此境界可以身化剑,从而御敌。

    “砰!”

    犄虎孝兽如同发疯一般,险些撞到闪避中的孟白,它怒了,在它的眼中所有人都是蝼蚁,只要自己一张口,便可将这些寻常人一口吞掉,但眼前这少年一味的闪躲,让它极为愤怒,练练数次装在洞内石壁。

    孟白纵身一跃,跳在距孝兽远处的石头之上,居高临下。

    只见他稳住心神,以手化剑,口念‘溪谷’之术,体内灵力汇聚于指尖,只见他灵犀一指,指向正朝他撞击而来的孝兽。

    “轰!”

    一声巨响,犄虎孝兽被少年孟白一指点中眉心,额头骤然炸裂而开,血水溅射孟白全身。

    孟白呆滞的盯着自己手指,神色激动,自语道:“我竟能以天阙境使出一指剑气,这便是意味着我已然是‘天阙境’了?”

    游子游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天之内,他为其师弟解释道:“你并未领悟‘天阙境’,只是方才你在危机之时,摸到了一丝天阙境的门槛。”

    “大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孟白轻轻一跃,落在游子游身边。

    始终带着面具的游子游说道:“我一直在此,只是你没发现。”

    孟白突然想起师兄答应自己一些事情,说道:“师兄,你不是说,只要我能进来这水瀑后的洞天,便施展一边《阴阳》吗。”

    游子游向洞内走去,嘴里说道:“小师弟,你随我来。”

    孟白跟随其师兄游子游往洞内深处走去,走到洞内尽头,四周散发出恶臭,地上白骨无数,更有常人衣物。

    “这是方才那犄虎孝兽的老窝。”游子游说着,右手隔空朝地上砸了一拳。

    洞天之内,地上立马出现一个巨坑,似乎下面还有另一个洞天,游子游看了眼师弟,朝坑内跳了下去,少年孟白紧随其后。

    二者向下掉落至底,孟白被游子游接住,只见他右手一挥,洞内亮起,一个巨大的地底空间显现在孟白眼前。

    四周石壁上刻有文字,孟白惊奇的发现自己所学《溪谷》也在石壁之上。

    “大师兄,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孟白不得其解。

    游子游将洞内照亮之后,说道:“此地是当年师父打造的一处闭关室,不过很久没用过了。”

    孟白朝着石壁走去,嘴里念道:“闭关室?那为何还有凶兽把关。”

    “那只孽畜本不栖息于此,而是此地灵气充沛,故此选此为窝。”游子游解释道。

    孟白看清石壁上所刻文字,不解道:“大师兄,为何师父要将溪谷,社稷,九坟刻在石壁上?”

    游子游摇头,“这是我刻的,从今日起你要在此闭关,将其余三术学会,才可出山。”

    《溪谷》《社稷》《九坟》《阴阳》四术无一不是绝世秘术,一年时间,孟白才将‘溪谷’一术摸到门槛,大师兄要他全部学会,难道是想让他老死在此。

    “大师兄,师弟如此愚笨,师父所创绝学,我何时才能学完啊。”孟白眉头紧锁。

    “这是师父的意思,这石壁之上并未刻有‘阴阳’一术,所以每日会来此为你施展一次。”游子游言语间,身形一动,只见他盘膝而坐,双手在胸前变化莫测,骤然间,一个透明缩小的游子游从其天灵盖飘忽而出。

    只见那小人如游子游一般双目紧闭,这山底只见灵气不断涌入透明小人身体内。

    良久,蒙面男子游子游睁开双眸,盯着一脸吃惊的孟白道:“小师弟,此阴阳一术可让自己体内吸收数倍灵气,你脑中神府早被我所开,你先用神府吸纳灵气,等你体内灵气足够修得‘元婴之体’我在教你此术。”

    元婴之体,现如今天下能修得此境之人,可谓极少,当年师父王儒将他从昆仑神虚中救出,且带回了阴阳一术,教授于他,如今游子游阴阳之术已然大成,但他却隐隐发现此术之威能远不如此,所以这些年来师父一直叫自己去那扶桑古国,寻找下一次神墟入口。

    孟白早已目瞪口呆,方才那一幕如同妖精幻化一般,让他难以相信。

    “师兄,当日我拜师,我不是说只炼‘溪谷’一术吗,为何师父如今要我修炼其余三术?”孟白问道。

    游子游站起身后,目光温柔的看着孟白说道:“师父说他教完你以后便不再收徒,而我阴阳一派有一个规矩便是每一代最为出色的弟子便是当代门派出世人。”

    “出世人是什么?”孟白问道。

    “我阴阳一派乃是整个天下最为神秘的一个门派,在大献,扶桑,武渊,西周一些个古老门派若是见了我阴阳派弟子,必须奉为座上宾,其原因是师父‘王儒’一身修为太过通天,在很早之前和天下门派有个约定,我阴阳派每一代‘出世人’都会去收取一些世间罕有之物。”

    待孟白再次询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游子游便离开此地,留下少年独自一人。

    孟白在一张石椅上坐下,心中想道。

    “这出世人按大师兄的意思便是带着阴阳一派的身份让那些门派认识一番。方才师兄说与我之后不再收弟子,这又是为何。”

    少年身体躺在石椅上,自语道:“难不成是师父觉着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视作我为关门弟子,故此才不再收弟子了。”

    “可我一年时间才将《溪谷》看懂一二,天赋不见得有多好,以我这个速度照着修炼下去,岂不是此生都无法出关?”孟白想着何时才能今早出关。

    “定然不可,若是我无法学会四术,我岂不是此生都见不到爷爷了?!”想到这里,少年立马起身跑到石壁跟前,仔细观摩,修炼起来。

    从这之后,王儒万万没想到,当初随意的一个决定,会让他众多弟子中出现一个天赋极高,就连其最为之满意的大弟子不及其天赋一半。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