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鸡蛋加番茄汁加白糖 - 你是我女儿表情包
    性子冷淡的游子游,离开山顶后,在蓬远山瀑布处找到当日那头吓晕小师弟的孝兽,将其重伤,仅留下一丝生机。

    犄虎孝兽,虎首马身,头长有犄角,力大无穷,其皮坚硬如铁,以凶残闻名,蓬远山这头孝兽百年前栖息于此,周围猎户落入其口不下百人,山里所有猛兽皆是畏此兽的凶猛,见之避让。

    后来王儒带着首徒落脚于此,孝兽见有人入山,想要饱腹一顿。

    张开大口的犄虎扑向那上山的一老一少,只见那老人一指点向它,竟将它引以为傲的皮甲洞穿。在那之后,每次见到老人与少年的犄虎都会躲得极远。

    “《溪谷》《社稷》《九坟》三术皆是为师所创,至于《阴阳》一术是为师很早以前机巧所得,虽说你选修《溪谷》,但为师还是要与你讲讲如今这天下的‘三脉四境’。”

    此时,蓬远山木屋内。王儒正传道于少年孟白。

    “三脉既是,剑修一脉,武道一脉,练气一脉。据《阴阳》记载,这三脉皆是出自一脉,其名‘修真’,不知为何修真一脉一分为三,这也是为师此生一直寻找的答案。”

    孟白端坐在王儒身前,如私塾学童一般,听师授业。

    王儒清了清嗓子接着道:“三脉皆有四境,剑修一脉为,入幽境,听玄境,天阙境,太白境。”

    “武道一脉为,如山境,墨封境,云梵境,武神境。”

    “练气一脉有,灵浮境,沉海境,窥鼎境,耳仙境。”

    “剑修顾名思义即为用剑之人,一生追寻那无上剑道,练的是浩然一剑,一个入门的剑修心中要有一颗可斩世间一切之物的心,是为剑心,剑心讲的是剑修的心性是否坚如磐石,任你惊涛骇浪,我自不动如山。”矮小老者王儒徐徐说道。

    孟白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师父,徒儿不是很懂。”

    王儒呵呵一笑,问道:“你为何练剑?”

    少年答道:“我想有一天登上太白榜...”

    王儒点了点头,眼含笑意:“这便是你的剑心,你以入太白榜为基石,旁人若扰你,你置若罔闻便是坚守住了自己的剑心。”

    “师父问你,若你登上了那太白榜榜首又当如何?”王儒随即问道。

    “我会..我会找到我爷爷,跟爷爷说我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说到爷爷时少年神色有些黯然。

    长须王儒不再作问,接着道:“剑修一途讲的是天赋,师父众多弟子当中唯有你大师兄的天赋最高。”

    “师父,剑修四境是什么意思?”孟白问道。

    “剑修四境如同一座四层楼,悟了这入幽就算登堂入室。这第一境也是练剑的门槛,越短的时间参悟第一境,剑修一途面走的越远。”王儒为弟子解惑道。

    “其二听玄境,要的得用剑之人能与剑相之呼应,人剑合一,出剑如龙,可隔空御剑。”

    “第三境,天阙,以身作剑,灵犀一指化作剑气。”

    “至于太白一境,一悟便登顶,御剑飞行,宛如人间剑仙。”

    王儒一口气将剑修四境说与孟白听,“《阴阳》有言,这三脉四境不过是那些沽名钓誉之辈胡乱划分的境界,剑之一途实则并无境界之分,若是有太白境与我对敌,为师可以入幽将其杀之。”

    孟白豁然开朗,说道:“师父是要我不要太局限于境界之上,而是一心修剑?”

    孺子可教,王儒点头称是。

    “为师所创《溪谷》一术,不是剑法,也不是剑术,而是那无上剑道,明日起我便授你此术。”

    ……

    岚笛城位于献国最南,西邻扶桑,南朝武渊。

    二十年前,此城隶属扶桑,被献国大将军楚离斯带兵占夺,如今此城已是献国军中重地。

    岚笛城三十里地外有条大江,当地人都称之为安江,两岸相距七十丈,江水湍急,常人若想渡江那是万万不可能,如今虽是寒冬时节,可这江水并未冻结成冰。

    安江右岸有献国军帐无数,一个矮小俊朗少年身穿棉衣,此时跟着几个军伍中人站立在江边。

    “林大哥,这江水如此湍急,寻常你们是如何渡江杀敌的?”俊朗少年问道。

    林力夫是伍中老兵,战场杀敌极为骁勇,平民百姓家出生的林力夫平生最看不起的便是那些来边境混取战功的富家子弟。半年前有个少年被安排到他伍中,一看便知这小子是个没吃过苦的小少爷,即便上边儿给他林力夫打过招呼,要他好生对待,但他这半年来还是没少刁难少年,一些喂马洗衣的脏活累活全交给细皮嫩肉的少年。没想到这下子愣是咬牙坚持下来,见少年与其他些个来军中镀金的公子哥不同,林力夫今日便带起来到这安江,让其熟悉战场。

    林力夫朝着身旁同行战友点了示意。

    那人走到岸边,手中杀敌无数的大刀看在草丛中,只见一根粗绳骤然从江水之中弹起。

    “楚骁,敢过去吗?”林力夫笑着道。

    少年楚骁一脸傲然笑道:“有何不敢。”

    江边数人皆是挂在横江长绳上,滑江而过。

    半年前楚骁被父亲安排到此地历练,本以为可以在军中学剑,没想到在这偏远边境干了大半年的苦力,但秉性倔强的他竟咬牙坚持下来,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自己的一番祈求下,伍长林力夫终于答应带自己过江杀敌。

    与此同时,与岚笛城相隔万里外的西陲城有一断臂男子正坐镇军中。

    ……

    天颐二百八十七年。

    “大师兄,你看我剑法如何。”

    “大师兄,我何时才能与你一样厉害阿。”

    “师兄,你带我下山去玩吧。”

    “师父昨日又说我笨了,师兄。”

    “师兄,你为什么不说话阿。”

    两年后的孟白似乎长高了不少,身穿黑白长衣的他与蒙面男子正在蓬远山山中一处水潭处,游子游盘膝悬在空中手持鱼竿垂钓。

    游子游之所以不想搭理孟白是方才其朝着水中一剑,水里直接炸起水花,将鱼儿吓跑。

    在蓬远山练剑这些日子极为枯燥,少年心性的孟白仿佛回到当初在青莲巷的日子,师父说了在练成《溪谷》前不可出山。

    孟白知道大师兄不太喜欢说话,可师父除了授艺的时候也不怎么爱搭理自己。

    “师兄,你能给我看看你练的《阴阳》吗?”孟白睁大双眼看着悬在空中游子游道。

    游子游面罩蒙着脸轻声道:“此术为逆天而修,不轻易施展。”

    “没劲。”少年孟白蹲在地上,嘴里叼着根杂草。

    “随我来。”游子游突然收起钓竿,对孟白说道。

    孟白跟随师兄来到一处巨大的瀑布下。

    游子游指着瀑布说道:“水帘之后另有洞天,今日起你便在此练剑,何时能将瀑布斩断进入洞天内,我便施展《阴阳》让你看。”

    说完,性子冷漠的游子游踏空离开了此地,留下孟白独自一人。

    少年看着眼前飞流直下的瀑布,手中拿着师父赐给自己的木剑,大喝一声:“开!”

    一道剑气横斩而处,斩向身前不远处,水流未受丝毫影响。

    随之,孟白周而复始,斩出出剑,如出一辙。

    蓬远山顶。

    “子游,你这小师弟是不是有些太过愚笨,一年了连入幽境都参悟不透?”矮小老者王儒始终不变的一身红白布衣,此时对身边的徒弟说道。

    刚把孟白带到山中巨瀑之下的游子游回到山顶,“小师弟他虽天资不高,好在勤奋。”

    王儒身体佝偻,扶手站立在山崖边,目视远方道:“等你那小师弟将《溪谷》学完之后,你带他下山去历练历练,你小师弟可是我阴阳派这一代的出世人。”

    游子游沉默不语点头应下。

    王儒毫无高人风范的向山下吐了一口唾沫,接着又道:“我让你找的铸剑师找到了吗。”

    “现如今献国有名的铸剑师都在扶桑,为师弟铸剑的事还要缓一缓。”游子游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远方,面罩下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王儒随口道:“扶桑练气一脉这些年好像消失了一样,没动静了。”

    “昆仑遗迹将要开启,子游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游子游回道:“师父,徒儿已将《阴阳》末卷参透,可入昆仑。”

    矮小老者轻嗯一声:“你去看看你师弟,为师独自待会儿。”

    等游子游离开之后,矮小老人突然身形一边,如神仙一般,化作一个中年人,再尔返老还童,先前模样已是一个五岁稚童。

    只听化作孩童的王儒稚声道:“此间天下真无趣,何时归呀何时归。”

    ……

    三千年前。

    天地间有二人对峙与九天之上。

    其中一人,身姿挺拔,身穿白衣,一头黑发飘散在空中,长相极为俊朗,手握酒壶,脚踏长剑,只见他身形摇曳,宛如滴仙人一般。

    骤然,他口中吐出一口清酒,化作数道剑气袭向远处那人。

    远处那人轻松挡下,低声道:“我念你一身修为不易,速速离去。”

    只见俊朗男子放声大笑,柔和的双眸眼神一变,目光如炬盯着那人大笑道:“仙人?我斩的便是仙人!”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