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潮流宝贝纸尿裤好不好 - 好骚好湿好紧32p
    天颐二百八十五年,年三十。

    位于大献国南部边陲有座小村庄,名叫李家村。

    猎户李二醇此时肩上正扛着一头下午在山中所猎中的野猪朝着自己家院大步走去,时不时路过邻里门口招呼回应。

    李二醇是李家村土生土长的人,出了名的力气大,八尺身高,肩宽体壮。

    “哟,二醇,逮到这么肥头野猪,晚上可要来你家中喝二两啊。” 同村李善水站在门口打趣道。

    身强体壮的李二醇口中哈着热气,咧嘴笑着回应:“行啊,晚上等你。”

    李二醇扛着野猪走进被几块菜脯所围住的矮房外,大声喊道:“雏芳,干净准备热水,今晚好好做顿年夜饭。”

    “好嘞!”屋内一道女声回应。

    将已经气绝身亡的野猪放在院中石板上,李二醇开始磨刀霍霍。

    “李大哥,我来帮你。”

    声音主人是个身穿黑色棉衣皮肤黝黑的少年。

    少年从屋中走出,提起一只木桶,转身打水。

    “小孟,这是作甚,赶紧回屋歇着。”壮汉李二醇急忙劝道。

    壮汉口中的小孟正是天颐城青莲巷少年,孟白。

    前些日子李二醇入山打猎时,发现自己在山中所设陷阱被破话,本以为自己捕到了什么大家伙,走进一看发现坑下竟躺有一匹毛驴和一个昏迷少年。李二醇将少年带回家中,请村上郎中救治,卧床几日的孟白醒来第一件事便是问李二醇自己的毛驴在何处。当日将少年救回的壮汉,随后又带上几个同村人将毛驴一并带回存中,对于他们这些乡野来说驴是农作的家畜,一般都极为珍惜。

    孟白转身便向一旁水井走去,说道:“李大哥,我已经痊愈了。”

    几番劝说无果,李二醇实在拗不过这个性子倔强少年,不再阻拦。

    将刚才山中猎回的野猪肚皮划破,去其内脏,李二醇感慨道:“天气太冷,这山中的猎物都在冬眠,今天运气好,碰到个不怕冻的。”

    孟白打起井水提到壮汉身边,笑道:“李大哥设地笼的技艺我可是亲身经历过,就算今日猎杀不到这头野猪,想必地笼中收获也不会少。”

    李二醇接过木桶,将刚杀的野猪清洗了一边,低头看着身旁少年笑道:“这山中的野兽狡猾着呢,咱要是不比它们更狡猾些,就只能跟村里二蛋小子一样,拿个弹弓打打鸟雀算了。”

    孟白讪讪一笑。

    李二醇将清洗之后的野猪抱起,走向屋内,对孟白说道:“你嫂子做得肉那叫一个香,你有口福了。”

    傍晚。

    一张方桌,三人同坐,桌上菜肴丰盛。

    李二醇将烈酒拿出,给少年与妻子各自倒上一碗。

    “来!孟小子,祝你年少有成,少年得意!”壮汉举起大碗,对着孟白敬酒。

    从未饮酒的孟白一脸豪气端起碗中酒道:“多谢李大哥和雏芳大嫂救命之恩,也祝你们二位,早生贵子。”

    三人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吃起年夜饭。

    喝完酒后孟白黝黑的脸上有些泛红,只见他开口问道:“李大哥,你可知道蓬远山在哪?”

    李二醇往嘴里放入一块烧肉,嘴中含糊不清道:“你去蓬远山作甚?”

    “找人一个人。”孟白回道。

    “找人?村里老人说这蓬远山极为凶险,怎会有人居住?”李二醇饮下一口烈酒对此不解。

    孟白接着问道:“李大哥你知道蓬远山在哪里?”

    壮汉点头道:“离咱们这村不远,往南再走十里地便是。”

    “这蓬远山是出了名的猛兽栖息地,你李大哥平日打猎都不敢去那里。”李二醇妻子雏芳拿起酒将丈夫与孟白碗中添满。

    李二醇告诫道:“你别看李大哥这般力气如何大,前些年咱村里同我一样身手的几个猎户都死在了山上,后来还是村里花钱请了个习武之人带头进山,杀了两只猛虎,才将尸体带回来。”

    少年郎一听,就连李大哥如此强壮都不敢去哪蓬远山,自己这弱小身板,怕是有去无回。不过想想爷爷总归不能骗自己不远万里来此吧,为了练剑的孟白毅然决然道:“纵是如此,我也要去找一找。”

    知晓孟白性子极傲,李二醇喝了一口酒道:“行!到时我叫上村里几个猎户一起,陪你入山。”

    一旁的雏芳听后神色担忧。

    “谢谢李大哥!”

    这一晚,头次饮酒的少年郎与李二醇喝光了整整一坛农家烈酒。

    醉酒后的孟白躺在床上头晕目眩,难以入睡,只听他最终呢喃不清:“世间剑修百万余,且看我孟白这一剑,看剑!”

    只见他一翻身摔在地上,鼾声响起。

    ……

    数日后,李家村村口聚有熟人,除了矮小的孟白之外,一个个皆是身形高大之人。

    “嫂子,赤兔暂且就先劳烦你照料了。”孟白朝着雏芳一拜。

    女子雏芳含泪点头应下。

    一旁的李二醇骂道:“你哭甚,这来去也就二十里地,我去去便回。”

    同行几人与自己家人交代一番便等着孟白与李二醇两人。

    “走吧。”

    背上背有长弓的李二醇对着众人道。

    蓬远山,因坐落在献国南边蓬朗城地辖内,距蓬朗城极远,故此取名蓬远。山高百丈,高耸入云,山中万木萌发,猛兽栖息。

    孟白此行之所以未带‘赤兔’,只因听李二醇说这蓬远山上凶兽横行,怕毛驴跟着进山更容易找来猛兽,所以暂且留在了李二醇家中。

    同行六人终于走到蓬远山脚下。

    “李二,真就要上山?”一个身形魁梧,背上背有一把砍刀的猎户道。

    李二醇严肃道:“废话,我早就答应小兄弟,要陪他上山找人,怎么,你怕了,李桂?”

    站在李桂身旁另一猎户开口道:“二哥,这不是怕不怕,你也知道前些年....”

    “行了!要走便走,不走就回去。”李二醇看到这一个个到了山脚就发憷的同村人,不耐烦道。

    孟白见状急忙开口道:“李大哥,你别生气,既然我已到了蓬远山山脚,我可独自上山。”

    “那怎能行,我早就答应你,要陪你入山寻人。”李二醇拒绝道。

    “李大哥,不必如此,其实我是一名剑修,这山中野兽伤不了我丝毫。”孟白心生一计,想让李二醇等人离开。

    此话一出,几名壮汉皆是惊呼:“剑修?!”

    孟白见众人吃惊接着道:“你们陪我上山,若是遇险,我无法照料。”

    李二醇听后心中不信道:“小孟,你也别找借口支开我等,这蓬远山虽说极为凶险,但咱李二醇向来是说到做到。”

    李桂几人纷纷点头。

    “这位大哥,可否将你的刀借用一下。”孟白神色平静道。

    李桂一愣,扭捏的将背上砍刀递给孟白。

    孟白左手接刀,侧握刀柄,刀尖指向不远处一颗青树,只见他屏气凝神,双目有神,一声轻喝,手中砍刀向前一刺,远处青树发出一声脆响,一道刀痕出现在树身上。

    李二醇几人见此,一脸难以相信,随后朝着孟白恭敬道:“孟剑师!”

    大献百姓,崇尚剑修,山野村夫,亦如是。

    “刚才这一道,是我使的剑气,李大哥,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孟白将砍刀还给李桂后说道。

    “哈哈哈,信了信了,看来是我眼拙,一位剑修在我身边如此就都不知道。”李二醇跟同村人一起笑道。

    “那…为了诸位大哥的性命着想,还请回吧,多谢你们送我至此。”孟白此时如同变了个人一般,极为高深莫测。

    “行!我就先与极为兄弟回村了,待小孟…不,孟剑师你寻到所找之人再来我家,那时我请你喝村里最烈的酒。”

    孟白点头,朝着几人抱拳道:“李大哥,等我便是。”说完,少年转身上山。

    待少年身影消失后,先前那有些不远进山的李桂说道:“李二,没想到你家还住着这一位剑修,年纪还如此小,一身本事定是十分了不得啊。”

    李二醇一脸高兴笑道:“行了,回去了。这小孟也是,身为剑修也显露丝毫,真是掩藏的够深的。”

    几个身形高大的猎户朝着回程走去,其中的李二醇内心细想一番觉得有些蹊跷,但孟白使出那道剑痕确实在青树之上,李二醇挠挠头便不再细想。

    上山后的孟白手心发汗,落脚极为小心,双眼四处张望,生怕有猛兽跃出,将他一口吃掉。

    方才孟白所用的其实是当初剑修吴怀所教她的握剑术,只不过这大半年来孟白每日都会练上一练,后来发现自己竟可刺出剑气,把少年给高兴的。不过真正来说方才那一剑并无杀伤力,只是凑巧那颗树树干枯萎罢了,才把李二醇等人糊弄过去。

    蓬远山上满是密林,山路极险,稍不留神便会坠落山底。

    就在孟白极为小心的朝山上走去时,一只体形似马,通体黢黑,长相怪异,头顶犄角,张开一口满是獠牙的凶兽正盯着远处的孟白。

    当谨慎的少年距凶兽不到一丈时,异兽动了,它张着大口,咬向毫无防备的孟白。

    孟白看见扑向自己的凶兽,眼前一黑,朝着山下翻滚。

    一道人影此刻正朝着山上行去,人影并未如孟白一般攀爬在山间,而是脚下如风,踏木而行。

    人影低头似乎看到了朝山下滚落的少年,实则是人影看见那只‘犄虎’正在追赶什么,看清后,那人影双脚一踏,追上凶兽,眼神冷漠看着凶兽说出二字:“孽畜!”

    那长相奇异的凶兽见到来人,立马转头消失在树林间。

    被吓晕过去的孟白滚在山间,被一颗巨树阻,停了下来,满脸血迹。

    人影落在孟白身前,用一双让人看了遍仿佛堕入冰窟一般地眼睛盯着伤势极重的少年,只见那人叹了口气,将少年抱起,朝着上山大步而去。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