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爸爸出国以后妈妈口述 - 很多人一起啪啪啪
    翌日。

    已是正午,日晒三竿,

    很久未睡过懒觉的孟白双眼朦胧的坐卧在床头,回忆昨日在药缸内沐浴被热得晕了过去,不着何时躺在床上时,孟白有些愣神。

    起身穿上白色短袖布衣的孟白走出房门,却不曾看到爷爷的身影,东西两间屋子也是房门紧闭。

    “爷爷!”孟白在院中高喊道。

    见爷爷不曾应答,孟白回到屋内准备打盆清水洗脸,这才发现枕边放有一封书信。

    孟白走到床前,将书信拆开。

    “孟儿,爷爷走了。不要急于寻我,爷爷去了很远的地方,爷爷要去做这辈子未做完的事。以后你若想练剑,就将信封里的另一封信带上,去‘蓬远山’找一个叫‘王儒’的人,他会教你用剑,地图在杂屋门后那个木箱里。若是你不想离开天颐城,爷爷希望你能考取功名,做一位献国的官员,亦或者在城里平平安安的渡过一生,爷爷便心满意足。希望以后见到孟儿的时候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爷爷:孟夷吾。”

    看完信后的孟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坐在地上。

    这一日,少年孟白内心从未生出外出青莲巷的念头,他抱着头埋在膝间,放声哭泣。

    夜晚,天颐城下了一场夏日雷雨,一声霹雳九霄开,将夜色中的天颐城时而照亮。

    ……

    两日后

    青莲巷内,有个五尺少年郎,身穿白衣,箱笼在背,静静的站在一间宅院门口。

    白衣少年看了院内许久,才将大门关锁上,转身走出了青莲巷。

    少年郎正是孟白。

    孟白在家中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事,想爷爷会不会突然有出现,给他两棍子叫他赶紧去背书。想自己一个人以后如何活下去,想自己要不要练剑,想那记忆里从未出现过的父母,想到最后终是没能等到爷爷的突然出现。

    他选择了南下找那个叫‘王儒’的人学剑,他想离开的时候去看一眼‘太白榜’,还想再看一次天颐城的剑修问剑,最后他想去跟好友楚骁告别,告诉他以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练剑了。

    离开青莲巷的白衣少年孟白雇了个车夫,先是去了皇宫外的问剑台,孟白并未去观剑楼,而是与其他百姓一般,站在离问剑台几十米外的街道上。

    看完两位剑修的问剑后,少年孟白又来到了城中的看了看‘太白榜’,他看到了吴剑师的名字,依然在第一百四十位,也看到了高季子的名字,高高在上,名列第七。

    当车夫将他拉到楚府外的时候已是黄昏,付了银钱后的孟白来到气势恢宏的将军府外。

    “我找楚骁。”

    门房知道孟白是府上二公子好友,说道:“孟公子,不巧二公子在昨日便离开将军府了。”

    “他何时回来?”孟白问道。

    门房回道:“这我就不知了,夫人有言,若孟公子来找二公子叫我带你直接去找她。”

    “劳烦了。”

    跟随门房进了将军府的孟白走了半炷香时间来到府内正堂,将军夫人李素此时正端坐在内与一位年轻男子交谈。

    “夫人,孟公子来了。”门房将孟白带入正堂内。

    李素见来人是孟白,面带笑容道:“小孟,先坐下说。”

    孟白将肩上竹箱笼放在脚下,看了一眼坐在李素身旁的年轻男子,发现男子眉宇间与楚骁有几分相似。

    “李夫人,不知楚骁何时回来?”孟白问道。

    李素回答道:“骁儿去边塞了他父亲那儿了,算算时辰估计到离黔城了。”

    孟白一怔,面露失望:“那请夫人与楚骁说一下,我要离开天颐城去学剑了,带我剑术有成之日,去找他比试比试。”

    “哦?孟公子要学剑?这是好事啊,待骁儿到了军中我便写信告诉他。”李素听孟白要离开有些吃惊。

    孟白站起身来从地上的竹箱内取出一柄三寸木剑,递到李素身前道:“这是我最喜爱之物,还请李夫人转交给楚骁。”

    李素接下木剑笑道:“你们两个孩子还真是心有灵犀,骁儿走时也叫给你一样东西。”

    说完李素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玉佩上刻有两条鲤鱼。

    “骁儿叫我转告你,十年后在天颐城问剑。”将玉佩拿给孟白的李素接着说道。

    孟白一听此话双目骤然明亮,“没问题,李夫人我便先走了。”

    李素一听站起身问道:“小孟可有坐骑?”

    将竹箱背上的孟白望着李素摇了摇头。

    而后,离开将军府的孟白项间多了一块玉佩,和一只同行的小毛驴。

    将军府大门外,目送孟白离开的出了李素还有方才那位年轻男子。

    “母亲,他就是二弟口中的孟白?”眉宇与楚骁极为相似的年轻男子开口问道。

    李素点头,眼含笑意道:“对阿,他就是骁儿这些年唯一认识的好友。”

    年轻男子身材魁梧,咧嘴道:“真是苦了我二弟,这么些年就交了一个朋友。”

    李素举起右手作势要打,骂道:“你还想骁儿跟你当年一样,在城里飞扬跋扈?”

    楚骁兄长楚冠尊闪躲在一旁,望着远去的牵驴少年感慨道:“我是羡慕二弟交了这么个好友,还挺有趣。”

    ……

    离天颐城外十里外的官道上。一个白衣不白的少年此时正卷起衣袖拉扯着驴绳,只见少年拉着驴不停的向前拽,毛驴却与之对着干,始终在原地不动。

    少年郎正是刚出城不久孟白,先前在将军府时本想拒绝李夫人赐骑好意,后来一想此番远行靠自己不知要走到何年何月,索性便答应了。可他一到马厩便再次打消了年头,马厩内的马匹虽说都是骏马,但也太高大了些。可要自己翻身骑马也太难了,更何况自己还不会骑马。

    最后他想起以前骑过城外王老头的驴,便问李夫人府上是否有毛驴,这可把将军夫人给问到了,同行刚从沙场回来的楚冠尊听道此话,笑道前瞻后仰,合不拢嘴。

    好在是问的将军夫人,李素二话不说立刻叫人牵了一头毛驴给他。

    这出城不久的时候孟白还牵着好好的,走累了正准备骑一会儿。刚一翻身骑上驴背时,毛驴一个后仰,直接将孟白甩落在地。

    这不让骑就不让骑吧,天色渐暗,再走会儿找个驿站歇息也好。谁知这毛驴与孟白置气一般,就是不走,这才出现了少年拉驴这一幕。

    “驴兄,我求你,走好不好?”

    “赶紧给老子走,不走老子用鞭子抽你啊!”

    “大爷,驴大爷,走嘛...”

    “你个驴日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我可告诉你,就这地方,我孟白每次路过的时候都害怕,知道为何?”

    “因为这里有猛虎,猛虎知道吗?专吃你这种小毛驴,还不赶紧走!”

    任孟白如何言语,还是拖拉拽,毛驴的眼睛看他就如同看傻子一般。

    没有力气加上饿着肚子孟白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不止,突然想起竹箱里有临行前李夫人送的糕点。

    孟白起身拍了拍手,将箱笼内的糕点拿出放入口中。

    一旁的毛驴极为灵性的朝着孟白靠了靠。

    “你想吃?”孟白问道。

    “就不给!”说完一口吃掉一块糕点。

    见毛驴还盯着自己,孟白豁然开朗,在官道旁找了一根树枝,随后从竹箱内拿出一本书,将书线拆下绑上糕点,又将书线另一端绑在树枝上,走到毛驴跟前,举糕点起来在毛驴口鼻处晃了晃。

    果不其然,毛驴挪步走到空中晃动的糕点前,一口吃掉。

    “你若还想吃,就必须驮着我,知道吗?”说着孟白又拿出一块糕点绑在线上。

    小心的骑上毛驴,孟白将糕点悬于驴嘴前方,毛驴为了吃食,自是朝前走。

    骑在驴背上的少年郎一摇一晃道:“小毛驴啊,小毛驴,再走一会儿就到驿站了,到了我在给你喂食。”

    月光照在官道上,照亮了一人一驴前行的路。

    四周不时响起夏虫鸣叫声,孟白打着哈欠有些犯困。

    “毛驴,我给你起个名字。”

    “就叫阿毛,好不好听?”

    小毛驴似乎能听懂少年的话语一般,再次止步,表示抗议。

    少年见状,急忙道:“不叫阿毛,不叫阿毛。”

    “小黑?”

    “小白?”

    “小灰?”

    “二蛋?”

    “富贵儿?”

    反复止步不前的毛驴让少年有些忧愁,孟白挠了挠头道:“等我练剑以后定能成那极为厉害的剑修,到那时你再与我一起行走江湖,很多人都会认识我,同时也会认识你...”

    “也对,给你取名得取个响亮的名字,我想一想....”

    “我喜欢剑,你是我大剑修的坐骑,以后你就叫...剑驴!剑驴,剑驴,贱驴?”

    这一次,少年直接被甩飞在地上。

    当少年郎骑着驴来的驿站时已是子时。

    在驿站要了一间房,孟白便倒头熟睡,至于给毛驴取名这事,早在方才便定好。

    就在孟白说到赤兔二字时,毛驴并未停下或者将他甩掉,而是极为激动的开始狂奔起来,颠的孟白差点吐了出来。

    “剑修孟白,骑驴赤兔”。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