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两桶套一起出不来 - 先虐后甜的恋爱番
    身负重伤的吴怀跟随高季子入宫面圣。

    二人离开后的问剑台又出现了一个年轻剑修来此问剑。

    楚骁与孟白看见受伤的吴怀十分担忧。

    “骁儿,该回府了。”李素对着面带忧色的次子说道。

    楚骁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孟白朝着李素恭敬一拜道:“李夫人,我也回家了。”

    楚骁收了收心绪,握紧小拳头道:“孟白,以后我一定要好好练剑,为吴剑师报仇!”

    孟白咧嘴一笑:“我不能练剑,把我那份也给一起报了。”

    两个少年知己再次分离。

    看着楚府的马车离开观剑楼后,孟白四周观望了一番,朝着青莲巷方向奔跑离去。

    青莲巷,是一条长达百丈的巷子,巷子却是有些窄,平常遇到来往挑担小贩都要避让才可通过。

    巷内院落数百,有的是祖上几辈扎根于此留下的祖宅,也有一些不知房主是谁的空宅,但更多的还是像 孟白一家这样寻常的百姓居住于此。

    都说帝都城内无近亲,所以这住在青莲巷内的百姓都是谁也不瞧不起谁。

    从皇宫道青莲巷步行需要两个时辰,孟白一刻不停的跑回来却是只用了一个半时辰,为的是能够赶上晚饭。

    不过这次一天一夜回家,自是少不了爷爷那根结实的木棍一顿伺候了。

    轻轻的推开家门,少年孟白看了看院内,发现院内的屋门并未打开。

    院内有些简陋,院中放有一把木椅和一口人高的瓷缸,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进门之后便可看见正屋,也就是孟白与其爷爷平日虽睡的屋子,左手边是堆放杂物的屋子,右边儿则是炊房。

    平日这个时候爷爷应该在院内的木椅上躺着,内心疑惑的孟白关上大门后走向正屋。

    “跪下!”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院中响起,声音不大却是让孟白内心一颤。

    孟白二话不说跪在地上急忙解释道:“爷爷!先别打!您听我说。”

    “昨日我见天气太热,怕爷爷休息热着,所以想去锦溪楼给爷爷弄点寒冰来降降暑。人家也不能白给呀,所以让我把碗给洗了,我一想不就是洗碗吗,为了让爷爷你能在这夏日睡个好觉,再多碗我也洗了,这一洗,我便洗到现在,一宿合眼。”

    “哦?看来你是极有孝心的。”

    孟白跪在院中低着脑袋,始终不敢抬起,却是一脸正色道:“那当然,爷爷常说老吾老及人之老,更何况您是我亲爷爷,我孝顺您那是应该的嘛。”

    “啪!”

    一根青色的三寸木棍打在跪地不起的孟白手臂上。

    拿着木棍的是一双枯瘦的长手,老人身穿灰色布衣,一头长白发披散在身后,黝黑的面庞上有两道白眉,一双好似能洞悉一切的眼睛盯着孟白,身高七尺有余的他并未弯腰,极为精神,丝毫看不出其身有隐疾。

    “孟儿,你给爷爷拿的寒冰呢?在哪。”

    孟白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痛眼睛一转解释道:“呀!冰被晒化掉了。”

    又是一棍,站在孟白身后的孟老似笑非笑道:“说吧,到底去哪了。”

    “昨..昨日我去找楚骁了,他家里有位大剑修,说要给孙儿认识认识。”言语间,孟白带着哭腔道。

    孟老叹息一声:“起来去把饭吃了。”

    双手环抱的少年孟白,起身走向炊房。

    院中孟老从杂物房内拿出一些柴火,放在院中那口人高的大缸之下,开始生火煮水,期间不停的放入些草药。

    吃饱后的孟白走到院内,看见爷爷在烧水,很自然的褪下衣物,一身细皮嫩肉,拿了只木凳垫脚,翻入缸内。 每月孟老都会让孟白在药缸子泡半个时辰。

    “爷爷,我给您说个事儿,但是您得保证不打我。”入水温热有些舒服的孟白搓了搓身体上的黑泥。

    白发老人慢慢的添柴火,看着孙子道:“说吧,我保证不打死你。”

    孟白嘟囔着嘴道:“我今日去观剑台看那些剑修问剑了。”

    孟老一听,白眉一皱,并未言语,而是将火烧大了些。

    “今日有个扶桑国来的剑修,先是一剑将太白榜三百多名的陈西凉一剑大败,又斩了排一百十名的吴剑师的一只手。”泡在药水里的孟白接着说道。

    “还有那扶桑国的剑修佩剑足足有六尺那么长,真不知道那人那么矮的个子怎么扛得动。”

    老人并未回答孟白,而是开口问道:“孟儿,你知道爷爷为何不让你练剑吗。”

    少年孟白此时正将头埋入水中憋气,听到爷爷的话立刻将头露出,突出口中药水好奇道:“为什么呀?”

    “因为爷爷希望你做一个文人。”老人回答道。

    “那为何爷爷你叫我背的书有一本却写的天下剑修的如何风采,武师如何的霸道?”

    “是为了让你更了解这个世道。”

    “好吧,爷爷为什么今日的药水这么烫,我感觉好热啊...”孟白额头生汗。

    老人并未回答孙子的问题,而是再次往火堆添了些柴。

    半个时辰后,孟白忍受不住药水的温度,晕了过去。

    老人将孟白抱回屋内床上后,独自一人卧躺在院中木椅上,手里的木棍缓慢的敲打着。

    良久,老人闭目养神,突然轻声自语:“那一剑寻雀应是伤了剑身,废了。”

    “怀才潜能远不只此...”

    “鬼鲨竟然再次出世了,如此看来当年那老小子是活下来了。”

    “楚家日后应该是个大变数....”

    “剑修,剑修,修得是剑,不是道。”

    “孟儿这孩子,与你当年太像,我不想他走上你的路。”

    躺在木椅之上的白发老人,眼角湿润,喃喃自语:“朝阳,为父很想你。”

    ……

    夜晚的青莲巷很安静,没有寻常人家那般的喧闹。

    此时一辆马车停在了青莲巷口,车厢内走下一人,那人身披黑袍,头顶着衣帽,夜色中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见他缓慢的走进青莲巷,来到孟白家所处的宅院门口,敲响了院门。

    被敲门声惊醒的孟老,缓慢的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开口问道:“谁呀?”

    “在下找孟夷吾。”门外黑袍人低声道。

    听到门外人口中名讳,孟老双目瞳孔收缩,不耐烦道:“找错了!”说完转身回屋。

    刚走到屋前的孟老,身后再次传来刚才那个声音。

    “天下第一铸剑师,孟老。”

    白发老人孟夷吾转过身看向院中突然出现的黑袍男子,低沉道:“你找错人了。”

    轻松翻入墙内的黑袍男子言语恭敬道:“孟老,您也别装了,是孤竹前辈叫我来此找你的。”

    “孤竹?!”

    五十年前,天颐城有一秘闻,极少人知晓。大献国皇帝李正阳诏令天下所有铸剑师,入宫铸剑。当时作为天下第一铸剑师的孟夷吾,已经极少亲自出手铸剑,平日铸剑之事都是其门下弟子所理。得知献国皇帝的诏令后,他便随意叫了两名弟子入宫复命。而他却自称外出远游,推脱了此事。

    当年并未打算入宫铸剑的孟夷吾偶然得知献国皇帝在南海寻得一颗紫晶石。紫晶石有名‘紫青天玄晶’,在孟夷吾的记忆中,他师父当年提过此石,此石世间绝有,在最早的‘铸剑秘录’记载,一千多年前扶桑国的帝师拿出此石,锻造了出了第一把神剑。此石有一奇效可摄人心魂,再经过铸剑师的锤炼加入剑中,方锻造出一把蕴含剑灵的神剑。虽说后来世间铸剑师又找到了与紫晶石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物品。

    剑中生灵,在五十年前早已不是什么异事,但紫晶石的作用可让剑中之灵更加稳固的便随主人修行。

    一生铸剑入魔的孟夷吾只身前往大献帝都,天颐城。

    与孟夷吾一样,知晓紫晶石之事一些个隐世铸剑师皆是一同入宫,经过献国皇帝的层层筛选,最终仅留下六名含孟夷吾在内的铸剑师。

    宋孤竹便是六位铸剑师的其中一个。

    ……

    孟夷吾回过心神问道:“孤竹找我何事?”

    黑袍男子回答道:“孤竹前辈叫晚辈来请您去扶桑国铸剑。”

    孟夷吾摇头道:“他傻了不成?不知道老夫早就不能铸剑了。”

    黑袍男子接着道:“孤竹前辈还说,只需要您随我去了扶桑国一切便知。”

    “不去!”

    “孤竹前辈还说,如若前辈拒绝,叫我把这封信给您。”说着,黑袍男子从袖中拿出信封递给孟夷吾。

    看完信后的孟夷吾白眉皱起,疑虑一番道:“明日来接我。”

    黑袍男子摇头道:“孟老,必须今晚走。此番为了接您,我扶桑国已经死了数百人。”

    孟夷吾心知黑袍男子所说不假,为何他这么多年从未踏出过青莲巷甚至宅院半步,是因为有人想让他老死于此。

    “你等我一炷香。”孟夷吾说道。

    黑袍男子弯腰朝着曾经的天下第一铸剑师一拜,退出院中,静候在大门口。

    回到屋内的孟夷吾看着此时正在熟睡的孙子,眼角有些湿润。只见他在一旁的木桌边坐下,写了一封文书。

    将文书放在孟白枕边,孟夷吾理了理衣物,拿着那根始终不曾放下的木棍走出屋内。

    双手背负与身后的孟夷吾走出院门时,便看到青莲巷地上躺着数人,地上数人已是气断身亡。

    “孟老,您请。”

    始终恭敬的黑袍男子,为孟夷吾指路。

    夜色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却把地上的血迹照的有些刺眼。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