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修真小说 > 孟白一剑 > 流行语dj的污含义 - 铁链套铁环魔术揭秘
    一千七百年前,天下一分为四,武渊,扶桑,西周,元商四国。

    七百年前,元商国三代皇帝因昏庸无道,以致国于外忧内患,元商国当朝大将军李储顺应民意举兵伐商,征战数十载,元商亡。李储称帝,国号大献。李储在位一百三十六年间,推行剑修一脉,资励百姓练剑,后又命人修建“太白楼”,封太白榜,以此榜记录天下剑修之排名。

    先帝李储死后,李霄继位,年号天元,李霄在位间,大开国门,广邀“太白榜”榜上剑修,入国为卿。更是打造了一支千人剑修军队,以正国法。天元二百七十九年,大献国君李霄驾崩。太子李正阳继位,年号天颐,李正阳在位二百八十五年至今豢养剑修强者无数,比之其父更加大力推崇剑修一脉,剿除了大献国武道剑修一脉之外所有宗门。

    天颐二百八十六年,承平盛世。

    已是傍晚,将军府内。

    孟白与楚骁晚宴之后便早早睡去,二人相约好次日一同前往皇宫外观每日的剑修问剑比试。

    翌日,清晨。

    将军府外停有三辆宝马雕车,孟白与楚骁同乘一起,一行人中有楚骁的娘亲,还有昨日传术于孟白的剑修吴怀。车夫是将军府的护卫,皆是身手不凡之人。随后一行人是朝着城北皇城前去。

    车厢内。孟白刻苦的练习起了昨日剑修吴怀所授的握剑术,手中握的不是昨日的名剑“怀才 ”,而是一根粗糙木棍。就算如此也不过只比昨日坚持的多了几息时间。

    “孟白,我娘亲昨夜要送你佩剑,为何拒绝?”楚大将军次子楚骁身穿一身白色锦服,慵懒的靠在车厢内。

    放下木棍的孟白,额头生汗,缓缓开口道:“我爷爷若知晓我练剑 ,非要把我手给废了不可 。”

    “没这么严重吧?不就是练剑嘛,现如今纵观天下,哪家少年郎不练剑?”楚骁一脸愤然,似乎对孟白口中那个顽固不化的爷爷极为不满。

    闻言,少年孟白面露苦笑:“你不知我家训,就别劝说我了,像这样偷偷练剑满足一下我对剑修的向往,挺不错。”

    孟白楚骁前面一辆车马内,一位中年妇人端坐在内,一双手白嫩如春荑端放在腰间,脖颈粉白如蝤蛴,脸上虽有些许岁月留下的皱纹,却还是能看出她年轻时倾城容颜。

    “骁儿过了今年便要入军伍历练,早年极少允他出府游玩,怕他仗着献国大将军二公子的背景在天颐城内飞扬跋扈,犯下与他兄长当年同样的错误。”楚骁母亲李素独自坐在车厢内喃喃自语,不知说与谁听。

    “前些年骁儿在城北与孟白那孩子相识,我担忧是有心之人为之,你查了两年时间,查实那孩子在青莲巷长大,家里有个身患隐疾的爷爷,爷孙二人平日里极少与外人接触。”

    妇人闭目养神,嘴里随即又说道:“此番你面圣其实是老爷的意思。”

    此话一出,独处另一车马内盘膝而坐的吴怀神色动容 ,其膝上佩剑‘怀才’剑鞘竟嗡嗡作响。

    “可为何,昨日我提出送剑那孩子果断决绝,不像是伪装。如此小的年纪怎能经得住如此诱惑,我要你面圣之前再去试探他爷爷的底细。”说完,妇人便闭口不言,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她嘴角微微翘起。

    将军府的马车脚力自是寻常百姓家中驴车所能相比,不到三个时辰,将军府一行人便来到了皇宫不远处一家酒楼。

    酒楼名为‘观剑楼’,顾名思义,在这里能清楚的看见每日在皇宫门前问剑的剑修。故此,观剑楼每日生意极好,酒水菜肴自然也非寻常百姓能够消受得起的。

    观剑楼老板是位女子,名叫虞玄悠,长得是极美,传闻曾有位皇子要纳其为妃,谁知却被虞玄悠婉拒。寻常人家女子,谁不想一夜乌鸦变凤凰攀上高枝,更何况是入宫为妃。

    那位皇子被拒之后非但没有生气,更是让人送了一柄好剑给虞玄悠,以表爱慕之意。

    知情人纷纷揣测观剑楼老板的背景有如何深不可测。

    将军府一行人在三楼雅座落座,座位视野极好,可以清楚的看到皇宫大门外问剑台。

    入座后孟白不停的揉捏着自己的手臂,方才在车厢内练了练吴怀教授给他的握剑术,此时手臂有些酸痛。

    “娘亲,不是说今日有位太白榜前两百名的大剑修来此问剑吗,为何问剑台此时只是几个不出名的剑修呀。”楚骁睁大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问剑台,问道。

    李素眼含笑意,一脸溺爱道:“这大剑修可与那些太白榜排名及其靠后的剑修不一样,自然是要压轴出场。”

    一旁的吴怀跟着笑道:“二公子,夫人说的在理。”

    楚骁一脸不屑道:“哼,也不知那人有没有吴剑师您厉害,不如待会儿您去指教指教他算了。”

    “楚骁,虽说吴剑师在太白榜排名极高,但那人也是在前两百名的大剑修啊。”孟白道。

    吴怀一听点头附和:“孟公子说的对,能入在太白榜排两百名的都不是弱者。”

    就在几人谈论之间,一个身材矮小,身穿灰色短衣的男子出现在问剑台上,只见矮小男子肩上扛着一把比他人还高的五尺巨剑,让人看着觉得极其不协调。

    “扶桑国,秦洵,来大献问剑!”男子声音不大,但极有穿透力,让四周的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他说的话。

    矮小男子此话一出,一道身影从皇宫围墙内飞出,落在问剑台那人矮小男子身前,“太白榜,寻雀。”

    问剑台两位剑修的出现,四周观剑的人立马提起精神,纷纷望去。

    围观中有人介绍道:“太白榜寻雀,排名三百七十七。”

    “什么狗屁太白榜,老子不知斩了多少你们口中太白榜的剑修。”矮小男子见来人不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均要比自己突出太多,一脸不屑道。

    寻雀剑主人微微皱眉,“阁下不知名居太白榜何处?”

    老子扶桑国的矮小男子,秦洵嗤笑道:“献国终究是个蛮夷之国,搞了个破烂剑榜,就自诩剑修之国?真是可笑。”

    寻雀剑主人心性再好,听了这话也压不住内心火气:“阁下,剑修一脉不分国域,更何况我辈剑修皆是以入太白榜为荣。”

    “哈哈哈,笑死老子了。尔等蛮夷之修也配?练了几招耍把式也敢称剑修?”

    “是不是耍把式,阁下一试便知,请。”寻雀剑主人陈西凉说完便拔出佩剑,右手持剑刺向矮小男子。

    秦洵见状古井不波,双膝微躬,侧身向前,右手持剑柄,左手托在巨剑剑身上,以此对敌。

    当寻雀剑尖离秦洵只有几寸时,秦洵动了,只见他手中巨剑划出一道半月弧形,宽大的剑身拍向陈西凉腰间。

    陈西凉所练的刺剑式讲究的是快,寻雀一旦出剑便伤人性命,本想一招制敌,不料矮小男子竟然反应过来,以守为攻。

    只见寻雀以直刺之势变为倒剑状,迎向巨剑。

    两剑相遇,一道沉闷声响彻四周。

    陈西凉被拍退数十米远,手中寻雀早已掉落在地。

    扶桑国剑修秦洵顺势大步向前,双手握住剑柄,纵天一跃,足有十丈之高,从天而降,持剑劈向手无寸铁的陈西凉。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气从皇宫内传出,直接迎向了秦洵那一劈。

    “砰!”

    秦洵被剑气所阻,那一剑劈在陈西凉身旁两寸,地上被劈出一道极深的剑坑。

    “天颐城问剑,不可伤人。”

    一个身穿黑袍男子,从皇宫大门缓慢走出,男子身材挺拔,七尺有余,一头灰色束发,五官俊美,一双眼睛极为有神。

    被打断的秦洵望向远处皇宫大门走出的黑袍男子,神色古怪。随即转头对着身边的陈西凉讥讽道:“连剑都拿不稳,也配称之为剑修?”

    陈西凉脸色苍白,难以置信的盯着地上的佩剑寻雀。方才矮小男子那看似极为简单的一划一拍,将他体内筋骨震断,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身体动弹不得毫分。若不是方才那道剑气,自己可能会被那把可怕的巨剑劈成两半。

    “喂,你又是谁?老子秦洵要杀的人,谁也别想拦住。”说罢矮小男子巨剑砍向陈西凉的颈脖之间。

    ……

    “吴剑师,那个矮小剑修怎会如此厉害,太白榜寻雀连他一招都接不下?”

    正处观剑楼三楼上目睹发生一切的楚骁问道。

    吴怀神色一脸严肃,摇头解释道:“此人用剑极为霸道,陈西凉寻雀刺剑式讲的是一剑制敌,方才他那一剑虽说用尽了全力,却只发挥出了寻雀刺剑式七成剑势。”

    孟白一听立马询问道:“为何只有七成呢?”

    “定是二人先前言语间,陈西凉被那男子影响了剑心。一个剑修最为重要的便是剑心,剑心不稳亦或者剑心受影响,会对剑修出剑对敌有极大的影响。”言语间吴怀的眼睛始终都停留在问剑台矮小男子身上。

    “那个灰发人是谁呀?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一旁的楚骁再次问了一句。

    吴怀微笑道:“他阿,他是天颐城的第一高手,太白榜第七的隐玄剑,高季子。”

    “隐玄剑,第七!!!”两个少年听后一脸吃惊的同时望向灰发男子。
  

  

http://www.x-b-w-l.net/130_130127/36728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