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玄幻小说 > 天价小毒妃 > 外国成人小游戏网站 - 一次无套高危不用怕
    继续往后翻着,很多名字映入眼帘,有些事她有所耳闻,可更多的事她听都没听过。

    想着父亲将这些秘密都记在心中,皇上不灭他的口那灭谁的口?

    最重要的是最后的那页,宁远江许是只想记载最后一次,所以那页的话极其短,却用了大半篇章,顾湘宜低声将字读了出来:“圣上皇位来路不正,陈炳坤助他篡位。”

    此话一出,顾湘宜顿时回过头去,确定房间里只有自己后,开始恨自己的鲁莽,不应该读出声的!

    皇上的皇位来路不正,又与陈炳坤有牵扯…顾湘宜知道这陈炳坤一些事,先帝在位时他就在了,身为国子监祭酒可谓桃李满天下,这样的人也算是一代忠心老臣,为何要将皇位夺来送给如今这位嗜血成性的皇上?

    果然,人不能只看表面。

    这件事被父亲知道,怪不得皇上要灭了宁家。

    顾湘宜合上了册子,将册子藏起来,若无其事的叫石榴进来。

    “姑娘,适才有别院的丫鬟路过,奴婢听说今儿晚饭好像吃鱼。”石榴想让自家姑娘心情好些,于是长篇大论道:“鲫鱼用滚油炸出来,配上笋片香菇,放足了香料在小茶炉里头文火慢炖,味道别提多香了!以前奴婢跟着宋娘子尝过一次,到现在对那味道都记忆深刻。”

    看这小丫头的样子,应该是馋鱼了。

    “厨房未必给送。”

    石榴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低声说:“奴婢也知道,那菜费火候,厨房才不愿意给咱们禾吟居端呢,但是真的好吃。”

    “想吃?”顾湘宜问。

    石榴点了点头,表情略带失望:“确实想吃。”

    “成,今儿要是厨房不给送,我就带你出去吃。”

    这话让石榴手脚一麻,连忙阻止:“姑娘可是又要翻墙?不成,太危险了,再说咱们也没钱啊。”

    “会有的,跟我混还能差你那顿饭?”顾湘宜站起身望向院外,野草长在墙头随风摇摆,像是在预示着今夜的行动不会很简单。

    江肆上次来时告诉她,当天抄了宁家的是皇上身边的内侍和禁军统领,而亲手断送了宁远江性命的,则是那禁军统领的手下葛瑫。

    对于这种杀父仇人,顾湘宜自然是一个也不会放过,只是现在去杀禁军统领几乎没可能,不如先从这个葛瑫下手。

    顾芳宜怒气冲冲的回到织碧园,告知了江如画在禾吟居发生的事后,直接就挨了骂。

    “你去招惹她做什么?你姑母才回来一趟心里没数吗?”绣眉蹙紧,江如画细心的挑着女儿发中的茶叶。

    “我难得聪明一回,娘你不是常说做事要有成算,什么事要先推出去一把刀子吗?我去寻了毒药来,想让她做我的刀子,结果她反倒泼了我一身茶,真是不知好歹!”

    听闻这些,江如画脸都白了,双手扶着女儿的肩问:“当真?你真是这么做的?”

    顾芳宜点了点头,以为母亲要夸奖她了:“当然,女儿这个办法妙吧?”

    “妙个屁!”江如画控制不住骂出声来:“你当禾吟居那个还是个傻子?回头把这事要是告诉了大夫人,你还想不想喘气儿了?毒药拿回来没?”

    顾芳宜愣了愣,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当时太可怕了,就落在那儿了。”

    “你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都让浆糊填满了吧?这么大的事也不同我先商量一下,稍微出错那就是要了命的大事!”

    “这么严重?”顾芳宜慌了手脚,回过头去看门外,生怕有人听见:“那怎么办啊娘!”

    “现在付氏那个老贱人和禾吟居的算是杠上了,六丫头就算是去说付氏也未必会信,只是你下次要警醒些,这种蠢笨的手段再也别用!害人竟还留下证据,真不知道这些年我都教给你什么了!”江如画恨铁不成钢的顺了顺气,看着女儿就觉得闹心。

    果然,晚饭时分每个院子都有一份鱼,唯独禾吟居没有,送来的菜是炒山珍和小咸菜,看起来不错,但是哪里有鱼肉好吃。

    合着厨房这是糊弄人的,以为顾湘宜不知道晚上吃鱼,就算不给送也挑不出毛病来。

    晚饭只用了几口顾湘宜就撂筷了,石榴倒是没吃饱,不过顾湘宜没让她继续吃。

    夜色渐渐浸透了天边,孤月清华如水,声影寂寥。

    禾吟居内早早的吹了灯,主仆两个换上轻便的衣装,坐在房间内等候时间再晚一些。

    这是石榴第一次陪着自家姑娘出门,还是翻墙!从伺候姑娘起她几乎就没出过几次门,寥寥几次也是陪着姑娘去顾斐那儿小住两日,这次月黑风高时,石榴的心里紧张不已。

    “走吧。”顾湘宜站起身,随手扯了把刀子别在腰后,长衣放下将刀子盖住,从后面看不出。

    不是说要去吃饭吗?怎么还带了刀子?石榴脸色一惊,心想自家姑娘不能是要带自己打劫吧?不然她们两个没钱没势的,出门上哪吃饭啊。

    “姑娘,你这是…你可别是惦记着打劫吧?”

    顾湘宜随和一笑:“差不多吧。”

    云淡风轻的四个字,弄的石榴顿时腿下一软。

    可她并不知道,姑娘所说的哪里是什么打劫,那是奔着杀人去的。

    泼墨一般的夜幕下,两个女子的身影静悄悄的走动,顾湘宜取了椅子来,让石榴踩上,可这丫头真是没有爬墙的天赋,半天也上不去,最后还得靠顾湘宜在上面生拉硬拽,勉强将她扯了上去。

    带着石榴快速疾行着,顾湘宜知道那个葛瑫的一些习惯,每每了了差事后,他总要去鸿云楼吃酒,因为换职的原因,他珍惜每一次去吃酒的机会。

    主仆两个守在鸿云楼附近的小巷子里,这条巷子中昏暗无比,和鸿云楼附近的灯火通明形成了鲜明对比。

    石榴直到现在腿肚子还在打着颤,自家姑娘这可是要打劫啊!一看便知打劫的不是普通人,这鸿云楼是普通人来的起的地方?

    “姑娘,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奴婢不馋那一口鱼的。”石榴几乎带着哭腔说。

    顾湘宜转过头看了看她,嘴角勾了勾随手摸着她的头:“真是傻丫头,我找那人自有用处。”

    石榴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她突然竖起手指示意噤声,没说完的话就被石榴活生生咽了回去,心怦怦直跳,紧张的看向巷口。

    葛瑫终于出来了,随行的两个小厮一边一个架着他,看他喝的烂醉如泥,黑暗中的顾湘宜泛出了一丝冷笑。

    石榴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盯着巷口的三人,急张拘诸的背后都冒起了汗。

    “别怕。”顾湘宜招招手,让她跟在自己的后面,悄悄的跟上了葛瑫。两个小厮架着葛瑫已经有些吃力了,哪里能注意到身后还跟着人呢。

    不知过了多少巷口,顾湘宜心里惦记着葛瑫家里的住处,在离他家不远的巷口处突然加速向前跑去,石榴顿时停住了脚,眼睛瞪得老大。

    小厮尚且没听见脚步声,就见一团黑影从后袭来,两手刀下去,二人应声倒地。

    葛瑫醉的没了多少知觉,左右之人突然倒下,他一时间没了重心,也狼狈的向前倒去,狠狠摔了个狗吃屎,鼻子顿时磕出了血。

    “你们两个废物!”葛瑫挣扎着爬起来,伸手一摸鼻下的温热,顿时大怒起来:“不要命了是不是?敢把爷摔了,你们几条命抵得起!”

    冷寒的声音从后而来,顾湘宜问:“那你亲手杀了我父亲,这又是几条命抵得起的?”

    疾风吹过,大夏天的硬生生吹的葛瑫冒了一身冷汗,酒顿时也醒了一半。
  

  

http://www.x-b-w-l.net/124_124298/34523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