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高辣文小说 > 恋之憩 > 女人吹箫的步骤-社长大人的女人漫画

恋之憩 作者:童叶

      的只有一件,就是找到那个要找的人。

    “原本以为返璞归真或许才是解脱,后来遇到敏之,才知道以前想的有些过于片面。该面对的始终都该面对,那个人想要报复的始终是我,他心结难解,这么些年,是该理清楚了。只是,他始终不肯正面面对我,我也不想让他伤害敏之。”很多事,只有当年曾经亲历的人才能体会得来,其他外人又如何看的清楚。

    老刘蹙紧了眉心,她以为她都放下了,这次回归,是真的想明白了,原来,她还是……

    “小盈,当年那事不是你的错,你何必……”

    “姐,很多事你不懂,一会儿,你千万别说漏嘴,我不想敏之知道太多。”他上课已经很忙了,如果不是很累,他怎么会在车上睡着,作为女人,如果连自己的男人都照顾不好,她又如何称之为合格的妻子。

    老刘叹了口气,只得放弃劝说,说:“好吧,如果你实在解决不了,别忘了还有我。”

    钟盈回过脸来看她,她脸上是满满的支持,钟盈的心中是满满的感动,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两个人走进待客厅时,已经换了话题。

    “是吗?”老刘说了什么,钟盈既惊又喜地说。

    老刘脸上是满满的自豪和喜悦,说:“医生说已经两个月了,孩子很健康。”

    钟盈向不远处正和贺敏之说话的男人看去,真是看不出来呀。

    “那恭喜了,你们刘家终于要添丁进口了。老太太这回不会再埋怨你娶了个财神爷在家供着了吧?”当年,她可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刘家老太太对自家女儿娶了航远之后的诸多埋怨。

    也难得老刘能抵住家里的压力,两个人结婚十年,一直是男强女弱的组合,没想到十年后终于开花结果了。

    “是啊,我以为我命中就是没后的,那样,也不错,就我和他两个人,多少人想要二人世界呢,都得不来。没想到十年之后,小东西就突然蹦出来了,吓了我们一跳。我家老太太可是高兴的不得了,不是万不得已,她都不让航远出来。”老刘摸了摸削短的头发傻笑,如今他们都是三十而立的人了,却没想到又有个小家伙来报到,这是既让人喜又让人有点愁的事。

    他们算不算中年得子呢?

    “对了,你和你家那口子还没打算要孩子吗?”自家有了后,就想起了别人家,这就是典型的即将为人父母的人的表现。

    钟盈一愣,然后悠悠的说:“我着什么急呀,我家敏之才二十。再等十年也不晚,是不?”

    她朝老刘贼贼一笑,说完,就朝航远他们那儿大步走去。

    老刘还在愣愣的反应她的话,等反应过来,鼻子差点气歪,这娃是在暗示他们呢。

    可惜,等老刘上了桌,钟盈和航远他们已经聊的热火朝天,哪里有她告状的余地。

    38.孩子话

    一顿饭吃下来,贺敏之有点微醺,钟盈因为要开车,没有喝酒。贺敏之就没能逃过老刘的劝酒,钟盈倒也没有阻拦。都是有分寸的人,没有多少度数的葡萄酒,能把贺敏之喝醉,除了酒本身的酒精含量外,多少也因为人自己的关系。

    脸酡红的贺敏之靠在座椅上,眼睛微微合着。

    开车的间隙,钟盈担心的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一些些烫,心里有点后悔不该让他喝那么多酒,哪怕只是葡萄酒,喝多了也是不好的。

    等她想把手拿回来时,却忽然被他抓住贴在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他喃喃地说,那语气满是歉疚。

    钟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并没有睁开眼睛,想是说的醉话,可是,他却不停的说,她只好把车停在了路边。

    “敏之!敏之!”她转过身子,揽住他的腰,在他耳边轻声地唤着。

    贺敏之挣开迷蒙的双眼,眼前的人有些重影,但还是能确定是钟盈。

    “姐,呃,钟盈,盈……”他开口说出来的话有些没有次序。

    钟盈答应着,心里却暗暗内疚,他喝这么多酒一定很难受。

    她抚了抚他的胸口,希望能让他舒服点。

    他忽然趴进她的怀里,语带哽咽,说:“姐,对不起!是我自私,我,我只想到我自己,我只想让我自己能很快追上你,配上你,所以我跟你说不想要孩子。呜--”他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钟盈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个哭,她其实从未觉得他嫁给她,就必须给她生孩子,相反,她是因为爱他,所以才想要和他在一起,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不是每一对夫妻都要有个孩子的,就像她自己的父母,其实就不该要她,如果没有她,或许后来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

    她抱紧他,眼睛暗淡下来。

    “敏之,只要你开心,只要我们过得开心,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我只想要你,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让我放弃一切都没问题。你要记得,我要你在我身边,就是要开心的,孩子不是必须的。相反,我觉得如果有了孩子,或许会让你分心,会让你不在乎我,懂不懂?所以,没有孩子,真的没有关系。”

    她希望他能懂,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为了延续后代,而是因为彼此需要。其实说白了,谁都是陪着另外一个人走一段路,谁能保证伴侣中的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人会跟着死。就更别提孩子了,如果父母死了,孩子会跟着死吗?她都不能说她爸妈现在没有了,她会跟着一块去。

    贺敏之听进去了钟盈的话,心中空悬的一颗心忽悠悠就放了下来。他承认开始是有些醉,后来是有点借酒装疯,他听航远说了不少航远和老刘的事,在正常的翁婿关系里,孩子,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他固然是觉得现在不要孩子没什么,但难保证钟盈是真的会一直迁就他。现在,他听到钟盈这么说,原本的担心忽然就没了。这么一放松,他的眼泪就更多了。

    钟盈就那么抱着他,直到他哭够了,哭累了,哭睡着了,她才把座椅调低,把他放回座椅中躺好。

    她又看了眼哭的眼睛红肿,现在已经陷入睡眠中的贺敏之。

    她叹了口气,他毕竟还是孩子心思啊。他也到底还是没有明白他对于她来说才是最珍贵,最重要的。只是,她就是喜欢这样的他,他的懵懂,他的故作成熟,在她眼里都是最最珍贵的东西,她眼中泛出柔和光芒。

    她重新启动车子,打开车载音响,音响中飘出轻柔的小夜曲,伴着小夜曲温柔的曲调,车子驶向家的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新文《宁嘉记事》开始更新第一章了,喜欢的亲们可以去看了。o(∩_∩)o~

    ☆、chapter39-40

    39.叶齐是谁

    冬日的白昼时间总是很短,倏忽间似乎就过了一天。

-

http://www.x-b-w-l.net/122_122772/33907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