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穿越小说 > 传说学院 > 正文 外传五第二十五章:资料终结者(外五终章)
外传五第二十五章:资料终结者(外五终章)

    (加长版)

    “你们这些家伙!!!”陈成气急败坏了。“你打算威胁我。”

    “只是为了防止万一而已。”肖莉冷冷的说“从一开始我来到这里,阿尔法就告诉我说如果他死了,你们就都需要陪葬。”

    “什么!!”X吼道“难道不是针对陈成,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所有人置于死地?”

    “不是打算把所有人置于死地,这个前提是阿尔法死掉之后。”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救他?”陈成说“你明知道我要弄死阿尔法。”

    “因为阿尔法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肖莉一副严肃的表情,我的任务是对于测定资料负责而不是对你们所有人的生命负责。”

    “凭什么阿尔法就认定自己必死无疑?”

    “因为这份工作本来就是一个必死无疑的工作啊。”王孙叹了口气说“你们真的以为继续测定怪物是一件现实的事情吗。”

    “这是什么意思?”Y询问。

    “说的简单点,你们真的以为能够测定怪物第四阶段吗?”王孙说“我是博物馆支部长,我见过的东西比你们每个人都多。我但是看到这个怪物的第三阶段就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如果怪物到达第四阶段咱们都会被怪物杀掉啊。”王孙说“这么多支部长和副支部长一起攻击第三阶段的怪物都无法占优就别提第四阶段了。”

    “这和阿尔法的死有什么关系?”

    “阿尔法知道如果完不成测定上级会如何对他。”

    “你是说遭遇处分?”

    “不比起处分,更接近于抹杀吧。”

    “抹杀?凭什么?”

    “这测定是组织的机密啊,非但没有完成还有可能泄露。”

    “那我们怎么办?”

    “当然阿尔法早就想好了。。。”

    X沉默了好长时间说“记得阿尔法本来让咱们今天都参加测定吗?咱们会死。”

    “切,我对这些都没有兴趣,咱们先被怪物杀死,阿尔法测定失败被组织抹杀,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现在阿尔法已经让我杀了。”

    “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肖莉眼睛变得尖锐起来“我来完成阿尔法布置的任务。”

    “你要杀了我们所有人?”

    “不,抹杀陈成。”肖莉笑了“毕竟阿尔法当时的决定还是有缺点的。”

    “缺点,凭什么抹杀我,就因为我杀了阿尔法?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杀掉阿尔法吗?”

    “你杀掉阿尔法的理由,阿尔法一开始就知道,而且也告诉了我。”肖莉说“组织上级在削减各各支部,从万迪的支部,到远山支部都被组织抛弃了。”

    “哼,算你们明白,我们各各支部长为组织效力到了现在你们却把我们当做试验品来测定怪物。我自然要杀了阿尔法然后取代他,我会晋升到核心议会,我会。。。。。”

    “别做梦了。核心议会没有你的位置。”薛宏说“一开始刘御元说过两个事情。”

    “哦?那个一开始就死的很惨的家伙说了什么?”

    “事到如今不如就都说出来”薛宏说“第一刘御元说的是这伙人里面有个奸细,第二刘御元说的是阿尔法这个人已经被组织抛弃了。”

    “奸细?”

    “我知道奸细是谁,”Y笑着说“大家就别装傻了,这次的事件里面他可出了不少力啊。”

    “咦?到了亮身份的时候了?”肖莉说“我以为你们还打算继续装下去呢。”

    “杀了老张头和Z的就是你吧。”Y指着肖莉说

    “矛头对向我了?刚刚谁说的我是个旁观者来的。”肖莉冷笑了一声

    “不错,肖莉确实是旁观者,可是在这里还有一个伪装者。”

    “什么!!”陈成惊讶了看向肖莉。“你这家伙。。。”

    “哼哼,这都被你识破了啊。”肖莉笑了笑说着用手撕下脸上的伪装,易容的肉泥自然脱落在手里被从新揉成一个团。

    “何芳冰小姐,你从头到尾在这里玩的可愉快啊。”Y说

    眼前的肖莉脸型容貌都变了,这个女人带上了一副更加冰冷的眼镜微笑了一下。

    “何芳冰!!为什么核心议会的成员会在这里。”陈成惊讶至极,你耍我。”

    “不错,从来就没有肖莉,肖莉只不过是我的另一个身份而已,就像阿尔法一样,真名张鹏,巽组组长。”

    “臭娘们,耍我!!”陈成一拳捶打过去,可是何芳冰并不是花瓶,这样的攻击速度在何芳冰看来就像慢动作一样,她连躲都没躲,直接甩出手术刀,而陈成也发觉了何芳冰的手术刀,自己的拳头停在刀刃前两毫米的位置,晚一些发现估计两根手指就被切断了。

    “别激动,难得你们的女神变成了你们的上司,是不是有些惊讶啊。”何芳冰说着拿着易容用的东西说“我记得你们没少在背后议论我易容的这位护士肖莉吧。”

    “我只需要知道为什么。”薛宏坐在床上格外的淡定。

    “阿尔法是巽组组长,而且是被除名的,所以他主动承担了这次的测定,希望能够搬回自己失利的局面。我知道,陈成你想要争夺这次晋升的权利是不是?”

    “谁不是啊?”陈成哼唧了一声“老张头私下就找过我,让我放弃和他竞争,而Z也是竞争者之一。”陈成气愤的说“Z的后台别以为我不知道。”陈成指着王孙说“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帮助Z,而Z也拉拢了Y这家伙。你们就是活生生的敌人。你们没实力,就会耍把戏。”

    “所以某天陈成就和我坦白了请求,让我帮忙除掉老张头和Z。”何芳冰说着退了退眼镜“我倒是很乐意看着你们这么积极,不过阿尔法算到了你们的一切,可是他就是不知道我是谁。”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王孙靠在墙上想不通。

    “好吧,我想你们现在的脑子有些乱,不过有人知道我来的目的不是吗?”何芳冰看向Y和X“你们应该是思路比较清晰的家伙吧。”

    “你来这里还能干吗?”你就是为了让阿尔法被杀,并且将这次的测定资料据为己有不是吗?”X一本正经的说。

    “还有,你这么做完打算把大家都除掉。”Y说“本质上,你就是要独吞这次的测定功劳。”

    “看看,看看。”何芳冰鼓掌说道“还是有明白人的,要是支部长都跟你陈成,老张头那样的废物一样,早就体系瓦解了。难怪要整合这些支部。”

    “你!!!”

    “三个晋升职务,本来阿尔法打算自己从新升入核心会议,然后培样另一位核心议会成员和自己呼应,并且培养自己队伍下的最重要的特别支部。”

    “你是说阴间支部。。”

    “不错,组织上是打算这么做,可是你们这群家伙,就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如何能担任阴间支部长。”何芳冰说“如果这次测定成功,阿尔法拉拢的人物就是让我加入核心会议,然后阴间看你们的实力而定。”

    “想的到美。”陈成啐了口吐沫在阿尔法面前。

    “说到现在,我想那位奸细也该露个面说句话了。”何芳冰笑嘻嘻的看着X

    “妈的,真是你!”薛宏说“难怪你盗取资料那么顺手。”

    “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奸细的?”X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身份暴露了。

    “从你的分析。”何芳冰说“这些分析的口气,我一听就知道是谁教育你的。”

    “。。。。。”

    “少废话,现在阿尔法死了,老子就是对你们有意见,奸细什么的又没有干扰到老子的支部。”陈成怒火已经遏制不住了一拳打在王孙的脸上“既然核心会议的家伙还有假身份,那么你也很可疑啊。”

    王孙被打出去之后揉了揉脸爬起来“陈成你小子对我客气点,虽然我知道你生气,可是被整合的只是你们普通支部,对我们特殊支部没有干系。如果你非要找个理由,我还是站在肖莉。。。何芳冰这边的。”

    “狗,你这只狗,你自己不是也煽动Z拿到晋升机会吗?”

    “哼,狗怎么了?狗咬你,你也疼个好几天不是吗?现在的我看清了,跟着核心会议,我还愁什么?”王孙第一次拿出自己的武器,一把断刃剪刀。

    “开打是吗?你们真是无趣呢。”Y说“何芳冰,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身份吗?”

    “自然是核心议会其他成员派来的吧。监控整个测定流程的哨兵。”何芳冰不屑的说。

    “不错,本来我和Z是同样的主子派过来的。我的任务是监视测定进行,Z的工作则是抓捕奸细。”

    “呦,那么你救了我可是违反纪律啊。”X说。

    “哦,那个啊,因为我那个时候需要你来活到这个时间。”Y说,“其实我们都被比起的计划相互捆绑着苟活到了现在不是吗?”Y看着薛宏说“你刚刚说刘御元早就知道有奸细吧。你怎么没有抓到奸细啊。”

    “我只是怀疑而已,而且,我需要X的溜门撬锁的本事而已。”

    “哼,我可记得是你先在我脑子里放入了冥想的声音啊,现在这么说真让我伤心。”X假装吸了一下鼻子。

    “Y你这家伙,一开始我就看你不像好人。”陈成第二次吐了口吐沫在地上。

    “是啊,你威胁的样子我还历历在目呢。”

    “你这家伙也是来自哪个恶心的议会派来的狗。”

    “我是不是狗就别说了,到现在我可比你咬人的次数少多了。”Y说

    “那么现在怎么办?”

    “我会处决陈成。”何芳冰说“然后Y回去跟他的上级复命,王孙你既然表态了,那么阴间支部长的位置我可以考虑,至于薛宏你来我这里。核心会议如果你感兴趣,抱在我身上。至于你X,将你看到的听到的,我会把你的记忆洗掉,然后放你活路。”

    “我们卖命,却成了你与阿尔法争夺自己团队的棋子。”陈成说“阿尔法打算培养自己的班底,结果被你抢夺了。”

    “是被你毁掉了。”何芳冰将手指放在嘴边说“杀了阿尔法的是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看没有篡改的录像。”

    “抱歉,你们组织内部的事情我并不感兴趣,至于洗掉我记忆的说法,我表示你办不到。”X说。

    “对不起了X合作这么长时间,现在轮到我洗刷你的记忆了。”薛宏说“如果我进入核心议会,我会为了我们普通支部的整合出力,刘御元支部长的班子不能就这么散了。”

    “又一条狗啊。”陈成说“你以为进入核心会议就高枕无忧呢?”陈成继续和王孙动手。两人你来我往谁也制不住谁。“阿尔法分明就是你的先例,核心会议也会被裁撤的。”

    “什么。。。。”薛宏没想到陈成会这么说,不过琢磨一下却是如此,阿尔法既然曾经是核心会议成员可是为什么会被裁撤。

    X站在一边收到了薛宏的冥想信息。而薛宏关键时刻的变节拉开了最后的序幕。

    “咱们的合作看来还需要继续。”薛宏利用冥想对X说“我会洗掉Y的记忆你需要帮助陈成制住何芳冰,由此,我来帮你逃跑。”

    “你这家伙真是个年轻不靠谱的家伙啊。”X回复说道“不过目前看来逃走这条在合约里面价值很吸引我。别耍花招。”

    猛然薛宏强力入侵Y的大脑。

    “欢迎光临”Y早就防着这手呢。“你知道这世界上有龟息术吧。”Y说“可是作为龟息的使用者,冥想者只能通过脑电波连接。”

    “少废话,你就老老实实的闭嘴吧。。。。”薛宏突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你。。。。”

    “如何?不呼吸的感觉好吗?”Y笑了“我刚刚将龟息的感觉全部传到了自己的脑子里面。平时这种感觉很难受,所以我有意识的不去想不过现在你的脑电波和我的连在一起,只要我脑子里打开接受难受感觉的信号你就会感觉到我感觉的。而我不会死,你会死。”

    看到薛宏跪在地上X知道这家伙搞砸了。快速的用打火机对着嘴边猛吹一口。一股火焰直奔Y而去。

    薛宏终于一口气吸回来了,晚了自己就真的会窒息的。薛宏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猛地Y的脑子被抽空了。耳鸣眼睛开始发花。这是冥想者攻击的招数。初级招数。

    “我的眼睛。。。。”Y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一会Y看清了,不过远处似乎有个熟悉的脸。

    X猛击Y的身体,可是Y的眼睛看到的不是这个。。。。

    “你现在看到的是我的视角”薛宏说“连接你脑电波这点事情对于冥想者来说容易之极”

    Y刚要从新龟息,X的火焰又烧了过来。Y透过薛宏的视野看到自己被烧的皮肤开始气泡,他想叫却叫不出来,因为控制嘴巴的脑电波还在自身身上。他眼睁睁的从薛宏的视角看到自己浑身是火的被烧的倒地。

    “好吧,现在把你的视觉还给你。”薛宏把Y的视觉还了回去。Y的眼睛彻底漆黑了。

    “哎呀,看来是眼睛被烧没了啊。”薛宏说完看着何芳冰。

    “跟我没关系。”何芳冰依旧哼了一声“我的任务就是处决陈成,洗刷X的记忆。至于你薛宏,我没兴趣了。”

    “我有。”薛宏咧开嘴笑了。“我要把你抓住然后让上级裁撤你。”

    “哼,看你本事了。”何芳冰对这种新兵蛋子一样的家伙根本不看在眼里“冥想者我见得多了。”

    正说着,陈成被王孙撂倒了,别看王孙这怂样,身上新鲜东西玩意多,陈成感觉,自己在和一个博物馆较劲。躲开了会飞的骨骨牙齿,又被地上的粘液粘住。稀奇古怪的东西接踵而来。

    现在陈成的两只手被类似蜘蛛丝一样的黑色丝线死死的粘在地上。

    “老子可是特殊支部长,连个普通支部长都制服不了还当个屁啊。”王孙说。

    “那不一定啊”陈成笑了从嘴里喷出一根暗器,就是一开始威胁Y的暗器,我可不叫拳击暴力狂陈成,老子可是暗器暴力狂。这个称呼不是浪得虚名的。”

    王孙被措手不及的暗器命中了肩膀,毒素已经渗入伤口和血液。

    “居然。。。居然把有毒的东西含进嘴里。。。”王孙的意识开始模糊,不过还想继续,趁着没有彻底昏迷给陈成致命一击。

    “滚吧,你这条狗。”陈成说着从嘴里又吐出一根四棱锥一样的小暗器,正中王孙眉心。”

    王孙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倒下了。

    陈成因为含了有毒的暗器也吐出一口血。

    “薛宏。。交给你了。。”看到薛宏听了自己的话和何芳冰对立的陈成也算是求得了最后的希望。

    X夺路而逃从薛宏预先交代的路线走掉了。

    “你放跑了我要洗脑的家伙,现在打算一个人和我对战?”何芳冰笑着说。

    “。。。。我不会和你对战。”薛宏回到自己的床位坐下。。“这是个交易,陈成就在那边,你要动手随时可以。。”

    “你。。。小子。。。背叛。。。”陈成万万没想到薛宏会把自己卖了,本来他以为薛宏想明白了。

    “给X的线路也是一条危险的路。就在XXXX的地方。”薛宏连带给X也出卖了。“我要当核心议会成员。”薛宏说。

    “有意思的家伙,特地给我送上两份礼物来交易吗。”何芳冰哈哈大笑然后又严肃起来“你知道就算不用你这两份礼物我自己就能得到。”

    “我信,”薛宏说“我赐予你了一个效率,让你省事了。这就足够了。”

    何芳冰走到陈成面前用手拿着陈成的下巴掰过来让陈成望着薛宏说“看清楚了,这位出卖你的人,如果你们普通支部长都有这个脑子,上级就不会费劲整合了。”说完咔嚓一声扭断了陈成的颈椎。

    “等我去追X回来再说。”何芳冰说着追逐X去了。

    X在死胡同里面焦急万分,恰恰此时何芳冰来了,X摆好临战状态。

    “拿着这个。”何芳冰将一个U盘丢给X。“去交给你学院的那帮人吧。”

    “你。。。。”X没有摸到思路。

    “论辈分你该叫我学姐才对,我知道你来自传说学院。”何芳冰说“虽然我之前在那所学院并不愉快。。。”

    “谢谢你。”X说。

    “别谢我,我改变主意只是最近。我说了,我在那所学院并不愉快。你走吧。”何芳冰说完就转身离开。

    “X呢?”

    “被我丢入怪物笼子吃掉了。”

    “哎,可是冥想告诉我,他刚刚从通风道爬出去了啊。”薛宏坏笑的说。

    “只要你能老老实实闭嘴,核心会议就有你的椅子。”何芳冰知道这是薛宏摆了自己一道,为的就是要借着自己进入核心会议。

    “OK,交易达成。”薛宏开怀大笑的看着屋里烧焦的Y,被毒死的王孙,脖子断掉的陈成狂妄的大笑起来。

    X连夜回到学院。

    “辛苦你了”李默接过U盘“你去休息吧。”

    X从李默的房间出来之后,走在小路上。

    “你就是X?”背后一名女生的声音传来。

    X回头看去一片迷幻的光线过后自己失去了意识。

    ==============

    外传五完结
  

  

http://www.x-b-w-l.net/0_496/437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