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 > 穿越小说 > 传说学院 > 正文 外传第六章:恐惧
    第章:恐惧

    宵夏青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深爱的邢良海,火焰仍然没有熄灭噼噼啪啪的作响,邢良海迟迟不肯离去。个别的碎骨蚂蚁还存活着,有些爬到了邢良海的腿上。

    “啊,”邢良海发疯一样的甩掉腿上的蚂蚁,用尽力气使劲的踩死这些小小的恶魔。火光映红了邢良海的脸,一张痛苦之极的脸,邢良海犹如泄愤一样的践踏未死的蚂蚁。脚下踩碎了枯木屑和那些让宵夏青离他而去的生物。此刻的邢良海已经被悲伤愤怒冲昏了头脑了。他想要报仇,想要让这个鬼地方变成真正的鬼都害怕的地方。

    邢良海从兜里拿出了一把折叠砍刀。这把砍刀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是宵夏青送给自己的20岁生日礼物。邢良海将砍刀撒上盐水和圣水,开始了自己的泄愤行动。

    另一边鬼树呜呜的声音引起了李忠雷的注意,李忠雷带领着洪江虎和孔轻竹立刻向着声音的来源寻了过来。“李哥,咱们不能掉以轻心。”洪江虎握住照相机的手已经有些发抖了。一路走来带给年轻气盛的洪江虎的感觉只剩下恐惧了。

    在临时营地的其他人也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鬼树的声音。如此空洞哀怨任何人听了都会发毛的。

    “这兆头不好。”玄机世家的郑空戊闭着眼睛嘴里说着。

    “这是什么声音,听这个声音应该是传了很远了。”红雨莲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总之咱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待命,其他的有队长呢。”廖冲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心里对于鬼怪见多了的人的直觉判断,这声音很不对劲。

    “孔队长不会有事吧,”马梦心有些担心的坐在地上。而周肖宇却一再安慰马梦心“不要小看咱们的队长,那个人的实力你我都是了解的。”

    “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真是有够受的了。”姚萧玉用一块粉色的野餐布扑在地上,像个洋娃娃一样的坐在一边四处张望。

    郑空戊从身后的包拿出卦签要算一卦。只见一把卦签散落在郑空戊面前的八卦图上面郑空戊俯下身正在分析卦形。

    “玄机郑,有你的,这套装备都带来了啊。”廖勇在一边看的起劲。

    郑空戊捡起一个卦签脸色不是很好的说道“不好,邢良海他们有凶卦了。”

    众人一听,也都紧张起来。身为玄机世家的占卦可不是胡乱说的迷信,只有不懂的人才会说算卦是迷信。真正的与鬼怪常常打交到的人都知道玄机家族算卦从来就是信挂不信人的精准。

    “玄机郑,卦上怎么说?”周肖宇问道。

    “金花凋谢泪枯,水火终离焦木酥。五行土上阴鬼骨,赎魂必然落青孤。”郑空戊悲凉的念到。

    “这,你是说他们之间有人已经死了。”姚萧玉立刻站起来。

    “你居然听懂了这卦签。”马梦心想不到大小姐居然第一个听懂了。

    “这首诗里面说的很清楚,金花凋谢……说的是宵夏青已经……”姚宵玉有些说不下去了但是还是继续解释“而且这凶相与木水火土有关。我就只能解读这么多了,我以前看过关于玄机方面的书籍。”

    “不错,这次他们可能凶多极少了。五行之灾不是鬼灵,而是这自然与鬼灵相互做恶的灾难。”郑空戊说完将卦签一折两段,一段插在了土里另一段自己收在包里。

    大家越发觉得这里的确是一个不宜久留的地方。事到如今只能等队长回来之后再做撤退决定了。

    邢良海被爱人离去的悲伤蒙住了眼睛,他觉得他的情绪必须要发泄才行,不然自己一定会再一次昏过去的。

    邢良海走到了刚才困住自己的几棵鬼树面前,抡起砍刀一刀就砍向了身边的一个鬼树的树根。到起刀落鬼树根的刀口里面流出了血,鬼树也再次发出轰鸣声音。

    听到轰鸣声的邢良海更加的愤怒,已经丧失了控制能力的他嚎叫着对另一个鬼树进行了虐砍,沾过盐水和圣水的刀每在树皮上划开一个口就会溅出好多的鲜血。邢良海看到树皮上的纹理都是哀怨的人脸样,毫不犹豫的用刀刺向人脸图案。红色的血一样的东西已经溅了邢良海一身一脸,但是他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一个人头果实掉了下来,被邢良海一刀刺穿踢倒一边去了。时间过去了许久,刀已经被染红,人也已经被染红。

    当李忠雷发现了邢良海的时候,场面简直让李忠雷自己都感到心头一颤。

    浑身是血的邢良海一只手持沾满血的刀另一只手握着砍下来的断藤,四处的鬼树每颗树干都被血所染红了,人脸花纹的树皮几乎没有一处完好,刀口外翻就行被刑罚的囚犯一样体无完肤。断根断藤满地都是,被劈开的人头果实还在地上慢慢的痛苦翻滚。吃人吃幽灵用的大嘴树洞被生生的豁开了。一幕屠杀场面赫然展现在三人面前。

    见到李忠雷等人的邢良海终于失去了包裹在全身的坚强,嚎啕大哭的倒在地上,精神体力严重透支的他再次昏睡过去。

    虚幻的梦里邢良海孤身一人走在陌生的墓地里面。周围的墓碑苍白的落了厚厚一层的浮土,字迹已经模糊的不可辨认。正当邢良海蹲下来专注的看着墓碑的时候,一个白衣女从不远处急速的跑过。邢良海连忙偷偷尾随着白衣女看看这里到底是哪里。穿过一片野墓地又进入另一片野墓地。最后白衣女在一个墓碑前停了下来,邢良海躲在女身后不远的一棵树后面。女缓缓的转过了身邢良海发现这女就是宵夏青。

    “夏青,别走。”邢良海激动的跑了过去。但是到了墓碑前面宵夏青却不见了。邢良海蹲下看着这个比较新的墓碑,碑上赫然写着“邢良海之墓”!邢良海看着自己的墓碑不可置信。偶然一低头看见了自己送给宵夏青的戒指,邢良海颤抖的双手捡起那个戒指。当手碰到戒指的一瞬间从土壤里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邢良海的胳膊,邢良海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连忙往后爬去。眼见一个人从土里钻了出来,虽然头发上沾满泥土,但是仍然可以看出来那就是他自己。一个微微腐烂死去的邢良海自己。

    “啊……”邢良海大声的喊着挥舞着双手终于醒了过来,邢良海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

    醒来的邢良海缩成一团极度的恐惧。李忠雷坐在邢良海的旁边用歉疚的眼神对邢良海说“对不起,良海,这次行动是我的错。等咱们和其他人汇合就离开这里。”

    邢良海还是哆哆嗦嗦的蜷着。孔轻竹的心里也被刚才看到的血的一幕所震撼了。现在在这片死亡禁区的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感到了恐惧,这里根本就不是冒险该来的地方,学院里面和这里相比简直就是天堂。

    就在每个人都产生恐惧明白恐惧的时候时间也到了傍晚……暮色深了
  

  

http://www.x-b-w-l.net/0_496/437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b-w-l.net
潇湘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b-w-l.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